立即捐款

林勉一

1997年,香港由舊殖民地變成新殖民地,但所有東西都變得更惡俗、更無賴。 網誌

政經

世界上有這種職業,一個壞人也沒有

世界上有這種職業,一個壞人也沒有
廣告

廣告

這個世界,神父唔一定個個好人、教師唔一定個個好人、社工唔一定個個好人、醫生唔一定個個好人,但有一種行業,一定個個好人,全香港也不准說不是。

這個行業是香港警察。香港警察一個壞人也沒有的,有的話香港人也不准提。

發展局長在書展分享會引用東野圭吾的說法,講社會問題的時候說「警察唔一定個個好人。」

這句說話又傷害到警察的玻璃心,那個員佐級工會又發聲明反對,說影響他們士氣。

其實本來金魚記憶的香港人已經忘記局長的說法,但這個警察散仔工會就是要衝出來提醒大家,他們崩口人忌崩口碗。

本來發展局長發言的context 是談論社會的複雜性,不是要攻擊警隊,可是那個散仔工會衝出來,只會令公眾有四個印象:

1. 這班人讀書少,所以聽不明人家的發言便衝出來核突;
2. 警察工會好惡,覺得自己大晒;
3. 警察工會是玻璃心,什麼也影響他們士氣;
4. 有人講中了警察的心魔,就是不想有人想起警察有害群之馬。

現在散仔工會衝出來核突,人們就更記得「休班警」這個法庭新聞最常見到的字眼,媒體又可以拿休班警犯罪的數字近年屢創新高出來做專題,香港人又記得幾乎日日都見到休班警犯罪新聞。

其實整件事最大贏家應該是發展局長黃偉綸,本來很多香港人還以為發展局長仍是囤地波,現在大家都知道黃偉綸是局長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