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獨立意識是如何形成?

獨立意識是如何形成?
廣告

廣告

有人說梁振英是「港獨之父」,因他在2015 年的施政報告中批評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倡議港獨,才令港獨這議題首次正式進入香港的公共討論空間。之後,梁振英不斷針對港獨這議題發言,令港獨議題在香港繼續發酵。

但我認為這是抬舉了梁振英,在梁振英點名批評《學苑》前,獨立的意識早已在香港逐漸成型。或許梁振英的推波助瀾,令獨立意識在香港擴散得更快,但獨立意識在不知不覺間,早已滲透進不少港人的心,尤其是在年青一代。這必是有相對應的社會及政治背景才會產生這情況,不是一個人就能推動得到的。更何況大部分港人與中國大陸的人是同種同源,在過去的日子,港人更是非常投入地支援內地的民主運動及救災工作,現在港人中有一些突然出現了離心,那必有更根本的原因。

港人與中國大陸的人用著相同的文字,與廣東地區基本上是說同一語言,大家之間也沒有種族與宗教的差異,不少港人的上一代都是來自中國大陸其他地區,故港人與中國大陸的人最大的分別,是在於大家因著不同的社會制度而有的不同生活方式。這也是當年為何中共要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希望透過香港實行高度自治,令兩個不同的社會可以共存。

在主權移交後的二十年,隨著中國大陸經濟起飛,表面看來香港與大陸的一些大城市分別越來越少,甚至在基建硬件上,大陸的一些城市已超越了香港。但香港與大陸的最大分別是在軟件上,也就是文化上的差異。過去幾十年,港人的文化內涵並不是不變的,以前大部分港人或許與大陸的人一樣都只是全面向錢看,但近年來港人對民主、法治、人權的渴求,日益變得強烈,尤其是在2003年之後。至2014的雨傘運動,港人對這些普世價值的訴求達最高點,才會觸發大規模的公民抗命運動和長達七十九天的佔領行動。

這發展與大陸內的情況卻是背道而馳,而隨著習近平的極權急速冒升,專制統治更直接干預香港本土的政治,令香港與大陸之間的矛盾變得更加尖銳。本來若中共能讓港人在2017年實行真正的普選去選出特首,或至少設定實行真普選的明確時間表及路線圖,分歧應不會惡化下去的。但不幸地,中共背棄承諾,「831決定」 把真普選的希望完全打破,終在香港社會鋪墊了土壤,讓港獨的種子可在港人心中開始慢慢孕育出來。

用一個可能不太合適的比喻,但應還能點出一些導致獨立意識在香港形成的前因後果。在古代中國傳統的家庭,夫婦大都不是男女隻方自由戀愛而結合的。兩個不同背景、喜好、性格的人,在別人安排下成為了夫妻。在婚姻一開始的時候,兩人之間的差異,已必然會在相互的關係上產生張力。

在中國男尊女卑的傳統文化之下,女方往往被視為男方的附屬,夫妻關係因而潛藏更大的矛盾。這不代表他們不能產生感情甚至白頭偕老,但那一定要雙方都懂得尊重對方,尤其處強勢的男方。若不能體諒及尊重大家之間的差異,關係上的張力會慢僈變成矛盾以至發展成衝突。若衝突未能好好處理,女方的不滿即使能一時被男方的強權壓下去,也不會心服,離心就自然會產生出來。若這些被壓下去的衝突及累積起來越來越多的不滿,沒得疏導或化解,惡化至一點,關係就再難以挽回。

或許基於各種原因,女方一時間不可能離開這關係,但她必不會再對這關係有任何寄望。無論男方用甚麼方法去強迫她,也不可能挽回,令她再願意去愛他,因相互的信任已被完全破壞了。上一代的中國婦女或許還可能啞忍一生,但新時代的中國婦女就必然不可能忍受這樣的一種沒有愛情的夫婦關係。等機會一來到,女方一點遺憾也沒有就會撇下男方而去,是完全可能發生的。即使男方能用強權把她追回來,但如俗語說,那也只能留得下她的人,卻留不下她的心。

相類似的事情其實已在香港發生,這也是為何獨立意識在香港這幾年間萌生出來並急速成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