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Collaborative writing:一切從東北開始

Collaborative writing:一切從東北開始
廣告

廣告

今天是東北案重審開庭,也是整件案件得到結束的一天。我們一直都有點擔心 Willis 可不可以如期出席參加下午的「溫柔不服從」women in protest 分享會,唯有先替她找定替身,結果一切可以如常進行。就像是冥冥中有主宰,算是某一種完美結局。

今早 8 點半在終審法庭門外等攞飛入去聽審,這兩天一直頭痛,於是我也不顧儀態,排隊時在地上鋪了一個環保袋,一直預備下午的 event!

聽審的過程都很緊張,頭半部見到馬道好燥,多次打斷李柱銘發言,質疑他想淡化當日示威者所使用的暴力,反問難道李柱銘認為示威者當日用竹支撬立法會大樓的門,造成40萬元損失,以及保安人員受傷,「也不算嚴重暴力嗎?」

幾位上訴人代表:Martin, Philip Dykes,潘熙、林國輝,都要施展渾身解數,才撐得住,真的令人擔心。下半場到答辯人代表 David Leung 出場,沒有提出什麼爭議,氣氛馬上緩和起來,然後很快宣布各人上訴得直,無須服完餘下刑期,即時釋放。有點不敢相信。

之後我就飛去針灸,路上一直很激動,不是不開心,而是回想起這一年以來,大家因這一件案大家流過的眼淚,心靈上受過的創傷,真的覺得是一場災難,依然不明白我們的社會怎會墮落至此,要這樣迫害年青人。

我們四條女第一次籌備會議是 8 月 15 日,剛剛就是Willis 入獄 一周年!於是激發起我們從一年前發生的入獄事件開始講我們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們其實大家都有點擔心今日的活動,因為大家覺得自己在已經離開了街頭,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 women in protest, 也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大事,只是不斷的嘗試做一些小事情而矣。當然,我也想到我們雖然好像是離開了街頭,但我們又是否離開了社會運動呢?於是我建議大家一齊寫,不單單是「講」,而是要「寫」,讓我們可以更認真的反省自己所遭遇的事情,回顧一下近年發生的事一直是怎樣改變了我們對民主運動的看法。

今天我一邊朗讀寫好的稿,感覺眼角有淚水。後來發現很多人也是一樣, I am not alone! 謝謝今天出席的每一位朋友,耐心的聆聽,給我們很多鼓勵,希望我們要靠著彼此,繼續勇敢的站起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