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體育

【譯文】NIKE和Colin Kaepernick的合作是抗爭還是資本主義?

【譯文】NIKE和Colin Kaepernick的合作是抗爭還是資本主義?
廣告

廣告

文:Ben Carrington 、 Jules Boykoff

編按:就Colin Kaepernick為NIKE代言人一事,兩名學者Ben Carrington 和Jules Boykoff在《衛報》發表文章分析Kaepernick主張的限制。運動公社特撮譯此文重點與讀者分享。作者的主旨是,Colin Kaepernick以拒為國歌起立的形式聲討種族壓迫當然應受肯定,但忽視階級不平等的政治主張卻有其弱點。

[……]

NIKE和Kaepernick的合作是廿一世紀抗爭的開端,還是資本主義吸納異議的個案?

毫無疑問,NIKE是追隨,而不是製造運動員抗爭的風潮……我們身處的時代見證了不同運動員之間的聲援。例如勒邦占士為田徑明星Caster Semenya(譯按:南非籍跨性別中長跑運員)加油,Kaepernick又為莎蓮娜威廉絲打氣。占士和威廉絲本身都是NIKE贊助的運動員,兩人也有發言支持Kaepernick的主張。

NIKE可令到勇敢的異識聲音更響亮,但我們應該記著,這樣做符合它的經濟利益。始終,NIKE的核心顧客是年青的,而且在族群分佈上比上幾個世代的顧客更多元。差不多三分之二NIKE顧客都是在三十五歲以下。雖然NIKE的股價因為這則廣告而跌了一天,但讓Kaepernick成為代言人其實是精明的長期商業決定。

[……]
與Kaepernick簽約……NIKE延續了它像神話搬的傳統:顯得對抗主流文化、反叛和反建制。但同時,NIKE公司自己的行為卻襯托不起它所謂的進步形象。記者Dave Zirin(譯註:Dave Zirin是美國著名體育運動/政治評論員)就提到:「NIKE用了反叛的形象去銷售產品,但同時削走了反叛的全部內容。」

這個星期的爭議和辯論中,有一個重點被掩蓋了:階級政治。NIKE極少處理階級相關議題。這不令人意外,因為NIKE在全球近四十個國家、逾三百間生產NIKE產品的工廠中留下了侵犯勞工權利的惡劣紀錄。NIKE亦曾被揭發它縱容一個性別歧視的環境,女性被歧視和騷擾。

在這脈絡下,我們更應不要忘記:這刻Kaepernick正與NFL有勞資糾紛:他指控NFL各隊老闆基於他的政治行動而合謀不讓他有比賽機會。(同時,不少人都忽視了的是,Kaepernick的前隊友、支持者和同是抗爭者的Eric Reid到現時也未有找到NFL球隊在2018年賽季向他開出聘約)(譯按:2018年NFL賽季已開始)。

Kaepernick經常提到激進黑人抗爭傳統的歷史和遺產(由WEB Du Bois到Angela Davis)(譯註:WEB Du Bois是1868年出生的黑人民權運動家,在世的Angela Davis則活躍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兩人都曾加入美國共產黨)。但這傳統提出對白人至上和種族壓迫的批判,是建基於對資本主義神奇且毀滅性力量的理解。這傳統亦認同社會主義。這不是指控Kaepernick出賣了甚麼,或者在指責他對自己的政治信念不夠忠實。他僅為了自己就社會公義發言的自由,已比近代所有運動員都犧牲更多了。相反,這是確認,任何不批判資本主義和不主張社會主義的激進政治(無論是競技場以外或者以外)都有其限制。這亦是提醒大家,晚期資本主義可以擁護甚至宣傳激進和與眾不同的修辭,但前提是不要質疑資本主義意識形態。

不要搞錯,黑人運動員和與他們團結一致者所受到的壓力並沒有減少。無論右翼說甚麼,他們的犧牲都是真實的。那些勇於就現狀不公而發言,勇於批判保守正統的人正面對一個會人身攻擊任何不願意支持收費愛國主義(paid patriotism)和膚淺民族主義(shallow nationalism)人士的美國總統。

現在的議題是,那些勇敢地表明立場,或者為了社會公義而不為國歌起立的人,是否也願意為經濟剝削的系統發聲(而這些經濟剝削其實與他們關心的社會不公義事情相關)。其中一個例子是,將帶有種族主義的警方行動和極高的非洲裔美國人被囚率與實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的資本主義國家聯繫起來。

對那些願意這樣做但畏懼後果的運動員來說,以後可能沒有更適當的時刻去表達自己的良心和信念。如NIKE所言,JUST DO IT。

原文連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