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難得的賢妻:《我老婆日日都扮死》

難得的賢妻:《我老婆日日都扮死》
廣告

廣告

究竟婚姻是什麼?這個問題很艱深這個話題很嚴肅,沒有標準的答案卻有人能夠用不同的方式去表達他們的想法。滿以為是胡鬧嬉笑的《我老婆日日都扮死》,我是看得很開心的,而看畢電影,那份溫馨感覺與及平凡中的微感動,揮之不去。

這電影源於有日本網民在網上提問:「為何我老婆日日都扮死?」而引發的電影,其實歸根究底問題只有:為何與及如何。用這兩個問題理應很難拍出一部完整的電影,只是導演真的將之借題發揮,探討婚姻為何物。

阿淳(安田顯)與千惠(榮倉奈奈)結婚近三年,阿淳由於上一段婚姻都是只得三年貨仔,開始擔心感情轉淡,某一晚下班回家,發現千惠疑似暴斃家中咀角淌血,阿淳被嚇得半死快要哭出來之際,原來千惠是裝死。從那晚開始,阿淳每晚下班回家,千惠總會裝出不同的方式被殺。

起初阿淳都陪千惠癲,配合演出,不過,在阿淳腦中有個問題:是不是太太有什麼不滿呢?他除了很同事談及此事請教之外,也建議太太做兼職打發時間,認識多一些朋友。因此,阿淳介紹了同事壯馬(大谷亮平)夫妻給千惠。

壯馬與太太結婚五年,還未有小朋友,因此接受人工受孕,太太精神壓力很大;而兩人其實已經鮮有談話,壯馬一直覺得妻子是外人,不能完全了解是正常的,他們其實一直逃避婚姻已經出了問題。

電影也有講述阿淳跟千惠是怎樣認識,同時阿淳上一段婚姻失敗的原因——三年的某一天太太突然離家出走,然後單方面決定離婚。所以,阿淳對婚姻的處理有陰影,而千惠嫁給他時只有一個要求:「不要比我早死。」

劇情總不能一直展示千惠的創意(相信佢好鍾意去激安之殿堂),而就算阿淳表示不想再玩下去,千惠改變形式,由扮死變成死了,仍然不收手。但問他有沒有什麼不滿,他只是笑笑表示:「月色很美。」

然後,觀眾從千惠跟壯馬太太的相處,明白了婚姻相處的難。千惠是一個文靜而溫柔的女生,他對著壯馬太太再次受孕失敗會說一句:「有時安慰別人的說話是很傷人的。」完全讓我讚嘆;同時,千惠與洗衣店早年喪偶的老伯伯店主作出的安慰也是讓人心頭暖暖的,簡簡單單的一頓飯已經可以慰藉這老人了。

電影末段是千惠爸爸急病入院,阿淳第一次見千惠哭慘了,此時千惠爸爸道出千惠在年紀很小時,當他面對太太離世後的有趣表現,阿淳開始慢慢明白,老婆為何日日扮死。

我很喜歡電影的舖排,除了千惠千變萬化的裝死佈局瘋狂攪笑之外,其餘都是很生活化的劇情,沒有大起大落,從這些點點滴滴讓觀眾跟千惠及阿淳認識婚姻的種種,直到最後知道千惠的心思,當他問阿淳:「那你知不知道我為何每天扮死?」沒有讓觀眾聽到答案,因為,能意會的就感受到,同時也是他們夫妻關係更昇華的印證。

演員都演得很好,榮倉奈奈除了扮鬼扮馬之外,與不同的人相處是完全將千惠的性格演活了;安田顯不算帥氣,但他是入型入格的就是阿淳了:失婚,然後娶了嫩妻,不是不愛太太但越來越不安。

你最鍾意邊個扮死方法?好難答,但那條鱷魚,竟然之後仲有戲份,實在是非常之正!

原文刊在作者網誌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