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生活

《十年泰國》-「瞓啦柒頭」

《十年泰國》-「瞓啦柒頭」
廣告

廣告

《十年》拿到金像獎後得已發揚光大,有三國加入拍出自己的版本。泰國版(Ten Years Thailand)四個故事,對未來睇法都係一致。

看戲前先要了解泰國是甚麼情況:名義上君主立憲,事實上這十年來軍頭以維護王權之名搞了兩鋪政變;泰王被視為神聖罵不得更恥笑不得,但真有威望的拉瑪九世已過世,繼位的拉瑪十世係花花公子更被傳玩女人玩到有愛滋,根本威信全無。皇帝要做落去,就唯有旨望人民愈來愈蠢,才夠多人去盲信君權神授。君不見現在有人竟想學袁世凱,只因看準其國民普遍智商有目共睹。

阿狄阿薩拉的《Sunset》已係畫公仔畫出腸:警察和藝術家爭辯,藝術家堅持自己拍攝時沒刻意想帶有甚麼意思,警察卻認為她有否想法不重要,大眾覺得有貶義有諷刺意味才重要;年輕警察向心儀女孩拍照,女孩的笑到達真心還是應酬警察避免麻煩已看不透。愚一國之民,先不許其有主見,人人只會隨波逐流,那自然一地順民。

韋西沙贊那庭的《Catopia》係借了文化大革命:人與貓如往日的地主與貧下中農,貓奪取地球後對人類趕盡殺絶不特止,對持異見的同類則噴上「人類體味」當成人去追殺,「人類體味」即係扣帽子,接連係監聽、告發、批鬥。毛澤東晚年做了神州冇人敢於挑戰的皇帝就係靠發動文革,橋唔怕舊至緊要受,何況老毛玩女比這個泰王還更多。

朱拉蘭尼色里的《Planetarium》係人人都倒模化標準化;阿彼察邦韋拉斯花古的《Song of the City》仲簡單:所謂推銷安眠機其實即係一句埋尾「瞓啦柒頭」 - 反正你們根本無力改變現狀掌握未來,還不如夢想發達,瞓飽就好,咪諗咁多。想起香港版還是一句警戒「切勿低頭」,正如飲到鋁水時想想七億人冇乾淨食水用,其實幸福係我們香港人。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