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生活

巴基之星角逐香港盃抑或香港瓶的取捨考慮

巴基之星角逐香港盃抑或香港瓶的取捨考慮
廣告

廣告

轉眼又一年,香港沙田馬場將於下個月再一次上演四項國際一級賽,屆時其中一項焦點必定放在「巴基之星」身上。作為去季女皇盃盟主和前季香港打吡亞軍,「巴基之星」角逐2000米途程的實力已不容置疑,但早前有報道指,告東尼有意安排牠角逐2400米途程的香港瓶,而非香港盃。這則消息一出,旋即引來馬迷的熱議。畢竟,過往廿年,香港只有「原居民」和「多名利」兩匹代表(牠們皆為愛爾蘭自購馬)能夠勝出香港瓶。換言之,這項大賽可謂是外國長途賽駒的天下。況且,香港盃近廿年的國際地位始終略高香港瓶一籌。上述各種因素加起來,不禁讓人懷疑,到底安排「巴基之星」挑戰香港瓶是否明智呢?

事實上,「巴基之星」角逐2400米大賽的能力尚待更多的證明。雖然牠同時貴為去季冠軍暨遮打盃的盟主,但那場賽事的水準十分參差,同時只有亞軍的廐侶「時時精綵」稍值一提。其實,後者角逐長途的能力極其量只具備歐洲二線的級數。因此,以去季冠軍暨遮打盃的戰績來證明「巴基之星」已具備在頂級長途大賽爭霸的實力,不免有點牽強。值得一提的是,屆時香港瓶將有多匹外國代表列陣,臨場步速和賽事的壓迫性將截然不同,以去季冠軍暨遮打盃與其相提並論的意義並不大。

不過,從血統和陣上的腳法來看,「巴基之星」理應亦可應付一般2400米的級際賽。誠然,Sharmardal子嗣大多較擅長角逐1800米或以下的途程。然而,儘管「巴基之星」遺傳了父系血統的基本作戰能力,但牠一直以來的身型和腳法均與母系血統的性能較接近,這亦是筆者由始至終也未對牠角逐一哩賽事有所憧憬的原因。

目前而言,「巴基之星」的最佳途程應為約2000至2200米。如果在日本或杜拜的大馬場競跑,牠亦應該能夠在1800米的大賽中交出具威脅的表現(只要在最後直路階段有足夠的衝程)。

在筆者心目中,踏入五歲後的「巴基之星」已與昔日的「佳龍駒」相差無幾。縱然牠與「馬克羅斯」在中距離賽事互有勝負,但那在很大程度上只是狀態進度分野的問題。若然兩駒同時在2000米大賽中交出最佳表現,那仍以「巴基之星」佔有優勢(但在數天後舉辦的中銀香港馬會盃中,「巴基之星」還是較「馬克羅斯」稍佔下風。從告東尼的部署手法來看,「馬克羅斯」固然是本港不可多得的中距離賽駒,但「巴基之星」才是更具機會代表香港遠征爭光的一匹。所以,他傾向較早提升「馬克羅斯」的狀態以便在本土的級際賽中爭取佳績,「巴基之星」季內的首個目標,則早已鎖定在下個月的國際大賽中。)

無論如何,雖然「巴基之星」角逐香港盃的勝算較高,若然告東尼最終仍然堅持安排「巴基之星」角逐香港瓶,筆者還是可以理解的。從部署遠征的角度而言,「巴基之星」實需要進一步測試角逐2400米的真正實力,尤其近日傳出告東尼有意安排牠遠征杜拜或日本的中長途賽事(例如2410米的杜拜司馬經典賽和2200米的寶塚紀念賽等),那便更有必要找到難度適中的賽事作為進軍海外大賽的試金石。雖然今屆香港瓶的報名馬匹名單包括應屆凱旋門大賽季軍「繁星布」、殿軍「樹林之靈」、第五名「卡帕利島」、第七名「植物園」以及上屆香港瓶冠軍「里見皇冠」等,但牠們尚不算是世界最頂級的中長途賽駒,加上牠們經過一整季的作戰(香港的賽季與歐洲和日本的有所不同),狀態不免有所回落。況且,賽馬運動的主場之利往往較其餘大部分的運動項目更為明顯(要約一千磅的龐然大物短期內適應新環境並不容易,亦正因如此,才顯得遠征賽績的含金量),如果「巴基之星」在佔盡天時地利的情況下出撃仍然敗陣而回,那牠的幕後基本上可以打消遠征海外的念頭了。

至於坊間有言論指,「巴基之星」理應盡快遠征歐洲以證身價,那才是最不明智的想法。目前歐洲的中長途大賽有應屆凱旋門大賽冠、亞軍「成全寶」和「海都名門」坐陣,中距離大賽則有「猛獅怒吼」、「金庫神偷」和「晶瑩汪洋」嚴陣以待。即使在中立場地較量,「巴基之星」亦沒有明顯的勝算,更何況是貿然深入敵方的陣地作戰呢?這種想法,根本與去年有言論要求曹星如直接與井上尚彌對撼毫無分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