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文藝

《十年日本》 - 簡約地拍多套十年,問題未曾改變

《十年日本》 - 簡約地拍多套十年,問題未曾改變
廣告

廣告

《十年日本》 (Ten Years Japan) 交給是技裕和監製,他算有心想後浪推前浪般交給五個新人執導,只可惜新人未見得更出類拔萃。

《十年》的統一宗旨係虛擬未來反思現在,日本人看似較幸福有較健全的民主政制,唔似香港面臨赤化或泰國君權壓制人民言論,老人、核能、可持續發展等更值得關心。只係這些問題老早就有人問,五個導演今日再問,只顯得都老調重彈。

話早川千繪 《75終老計劃》(Plan 75)是《楢山節考》未來版,其實另一可比係瀧本智行的《死亡預告》:都係選一批人,給一筆補償叫他們去死,只要有人死就做到「可持續發展」。只係這套還會明目張膽講明老人係冇用係負累,如推廣Plan 75的主角都有個患痴呆症的麻煩母親/外母,分別於《死》還會可惜抽中有中的人。片或欲問人一無用就如垃圾拋棄毀滅免為其他人作負累真是對嗎?但只有十分鐘看來問來冇力,仇老的港觀眾更會以為這套未來引入香港正好。

藤村明世《無色的空氣》(The Air We Can't See)其實係壓縮版的《末世列車》:只沒說階級鬥爭,變為大人以為毀滅地上,沒種認錯就唯有向地下的小孩埋沒地上的一切。與《末》一樣最後還是你有種就能擁抱更廣闊的世界,只係如你走出車廂要面對北極熊,走上地面更是暴露在核幅射前 - 有勇無謀都係白白送死,大人懦弱都係無可奈何。若主題係反核,批鬥可謂最廉價的技巧。

石川慶《美麗的國家》(For Our Beautiful Country)是最老土:又只說以史為鑒不要叫軍國主義復辟,但軍隊不一定只係侵略別人,最根本係來保家衛國。最大問題就係只問要人送死去成就美麗的國家有何用,卻沒問清楚戰爭到底為甚麼而打,難道別人來搶你只能白白奉上而唔係拼死抵抗?這就係左膠意識。

木下雄介《惡作劇同盟》(Mischievous Alliance)會另一種手法講欺凌:監控學生的「承諾」系統只敢用在少不更事的小孩,「老大哥看著你」不叫你有主見的教育係懶政。因「承諾」的訊號不能覆蓋到森林,自以為是的大人始終會碰到鐵版。

津野愛《數碼遺產》(DATA)係講私隱:女兒看母親遺下的資料找得其舊情人,舊情人不屑問她:「現在的人可隨意看他人私隱嗎?」女兒回:「這是我母親遺下的東西,我當然有權去看。」舊情人:「誰也沒這樣的權利。」其實咁講幾生硬,或應如此說 - 舊情人:「試想你爸偷看你的日記你也會不高興吧。」女兒:「我沒寫日記,我爸常看我的facebook,有乜所謂?」舊情人:「唉,沒野講。」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