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城規會倡拆校建屋 關注組憂龍窯難保 促重新考慮保育方案

城規會倡拆校建屋  關注組憂龍窯難保  促重新考慮保育方案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城規會早前公佈決定拆卸培愛學校舊址,並強行將龍窯保育範圍作興建住宅用地。香港龍窯關注組今早於立法會召開記者會,表示對佔用龍窯保育範圍的決定感失望,促請政府重新考慮關注組「保龍窯 留學校」的建議、並公開工程對龍窯影響的實質評估,以及回應於工程期間對龍窯應採取的保護措施。

在2017年規劃署建議改劃屯門顯發里以南的5幅「綠化地帶」及「政府、機構及社區」用地興建公屋,選址當中包括鄰近建於1940年、三級歷史建築的青山龍窯,並計劃提供1,020個單位。根據最新的大網草圖,城規會指出龍窯不會拆卸,但將拆卸培愛學校舊址建屋,並沒接納關注組「保龍窯 留學校」的活化計劃書,並在龍窯30米距離外興建兩座高42層的樓宇。

liz
關注組副主席劉琬珊

關注組副主席劉琬珊對城規會並無接納關注組的活化計劃書感至極度失望。她表示公眾對計劃十分支持,「就算8月我哋去城規會的諮詢,委員們都對我哋嘅promotion好有興趣,但當12月我哋聽到政府決定要拆學校,我哋係好失望!」她相信「保龍窯 留學校」的建議是「ready-make」,「因為青山龍窯已經有30年歷史,而30米附近亦有空置的學校,係可以做一個陶瓷文化社區的地標。」

她亦指出,前培愛學校的校舍只是空置幾年,設施較新,拆卸會造成浪費,反而應該係一個「working-good」的地方,但更加可惜的是城規會的決定扼殺了龍窯「活的博物館」(living museum)再發展的機會。她表示,雖然政府不打算拆龍窯,但限制了龍窯的發展,以及回歸社會的可能。

DSC_7185
前培愛學校校舍(相片由香港龍窯關注組提供)

根據草圖,當局將在龍窯的距離只有30米外建築樓高42層的樓宇,當中涉及拆卸、打樁等工程,有機會令龍窯結構受損影響安危,對龍窯構成嚴重威脅。關注組成員唐嘉汶認為城規的解釋片面,要求有關當局可以交待清楚細節,包括城規會所謂的「特別打樁方式」、工程的方式和龍窯與將落成的樓宇的實質距離。「究竟是某一座樓,定係成個範圍與龍窯有30米?」她直言,樓宇距離會影響龍窯結構,重申關注組的「底線」是希望龍窯不會受影響,希望當局亦能提供破壞龍窯後的補教措施,以及整個過程和監察措施。

關注組副主席楊雪盈直言城規會對龍窯的描述是簡單到不能接受,反映政府對龍窯的不認識,以及對將來完全沒有計劃,亦沒有重視龍窯作為三級歷史建築的價值,要求政府儘快交待,包括工程對龍窯影響的實質評估,如考古學家或陶窯專家的詳細研究報告。「需要好正式咁向公眾交代,而唔係一個電話嘅conversation,並唔係講咗係個範圍到唔起樓,大家就能夠接受囉!」她直言,培愛學校舊址是對於龍窯而言是「天大的禮物」,但城規會的決定令屯門區失去文化意義的地標。她批評相關部門沒有積極與關注組見面,大多只有粗疏的答覆。

photo_2018-03-22_15-09-05
相片由香港龍窯關注組提供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形容龍窯的情況已達致「搶救」階段,強調龍窯是香港的寶藏,指出要剎停拆卸培愛學校舊址,最終要視乎政底的最終決定。他亦提到今天的財委會正正處理10億廢校翻新基金的計劃,「如果有學校可以翻新,然後做一個陶瓷、教育等,會對龍窯造成一個非常大的協同效應!」作為民政事務委員會的成員的他,亦表視會透過前線的磋商,促請政府相關部門,包括民政事務局擔起保育的角色。

TCY
工黨屯門區議員譚駿賢

工黨屯門區議員譚駿賢指認為關注組的建議考慮已相當周到,培愛學校興建「陶瓷社區中心」可為屯門區帶來「透氣位」;但他對城規會完全沒有接納龍窯關注組的申訴和建議感到失望,「我哋有提出過,即使需要在龍窯附近建屋,亦可提供地方作保育,但城規會的回覆文件上並沒有提過。」譚駿賢更指出,上星期規劃署署長出席屯門區議會時,只在簡報上的最後一頁提及保育龍窯,認為署長只是「口吞之快」,加上屯門區有數十項建屋計劃,未來接近30萬人會住入,直言城規會「跑數」建屋而忽視保育。

另一爭議之一的柔莊之家廢存問題,譚駿賢指雖然發展局已表明不遷不拆,但在分區大綱圖仍將拆樓地點包括柔莊之家。他引述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已聯絡發展局,亦作口頭承諾:「應承咗你就唔會拆㗎啦,因為方便大家做野,費時再諮詢、再做野,所以咪包埋落去囉!」譚駿賢指,假如他日再遷拆柔莊之家,他必然會追究下去。

記者:陳紫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