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順豐速遞港人自由

順豐速遞港人自由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圖自「消失的檔案」面書專頁

順豐速遞接二連三被揭發對送貨內容進行思想審查──先是梁文道從台灣寄到香港的三本書被拒絕運送,後是周保松指出其著作《在乎》也被順豐拒絕從香港寄到南韓。順豐無疑正侵蝕著人類世界的思想和資訊自由,也惹人質疑香港所享有的自由正進一步倒退,甚至一去不復返。紅線已不知不覺降臨到物流身上。

假如物品被視為有思想毒害而被拒運送,則他人輪到人們被視為有思想毒害而被拒運載,道理也只會雷同。我們大概可以想像未來會有思維性情與順豐同出一轍的航空公司。

順豐以至其同類的作為固然令人齒冷。但同樣令人心寒的是,社會賢達似乎仍然無動於衷。例如你看不到身為思想自由壁壘的大學校長們,對順豐的所作所為發表聯合聲明。蘇軾名言:「物必先腐也,而後蟲生之。」縱然有順豐這類蟲害,但如果沒有棄守自由的大學和社會賢達,這些蟲類也不會滋長得如此輕易。

隨便想一想,我們已可發現印刷自由已遭受四步蠶蝕。首先是大型出版社不願出版某類書籍,並要求作者對六四等內容自我審查;第二是連鎖書店不願把某類書籍上架;第三是圖書館不引入某類書籍,羅永康更揭發了香港的圖書館為了節省功夫,在2018年沒有購入台灣三大出版社八旗、時報文化與聯經的任何一本書,以免當中有任何冒犯北京的內容;第四是順豐拒寄某類書本。不知不覺,圖書界已面對四座大山。但你同樣看到,整個教育界並沒有就這些步驟發表過任何微言,侵蝕自由的魔掌遂能得寸進尺。我們就只看到高官等人形鴕鳥,聲稱香港的自由完全沒有受到威脅。

一般人就說,我們杯葛順豐吧。但有些組織或企業已是大到不能不用,至少你無法杯葛圖書館。更甚者,假如這類蟲禍有一天蔓延到Google、Facebook和Apple,你在Google Play買不到某類書、在Facebook不能張貼某類帖子、在Apple不能買入某類應用程式,你能把它們都一一杯葛嗎?隨著中國發揮它的銳實力,而每個組織或企業都為私利或金錢着想,對中國俯首帖耳,人類更寶貴的自由和文明就被拋入萬丈深淵。我們愧對爭取自由的先烈,正邁入歷史上的另一個黑暗時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