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23條和劉曉波

23條和劉曉波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昨晚半夜醒來,突然又想起《23條》。近日now新聞台以及《明報》均引述消息人士,指中央要求林鄭特首在這一任內立法。中聯辦副主任楊健,則於3月10日又再提及《23條》。

我不明白的是,為甚麼當社會賢達或媒體見到中聯辦官員時,都沒有膽量去問一問《23條》立法後,香港人會否像劉曉波一樣坐牢,以至坐牢至死,只能在碾成粉末時,用灰燼去擁抱劉霞?

我在床前拿起平板電腦,在Google輸入「23條 + 劉曉波」,竟然只能搜出自己的文章。李卓人也曾談及這件事,不過他在立法會補選中敗給了陳凱欣,而後者不是會在議會對《23條》投反對票的人。

你去尋求社會賢達,但原來賢達就只剩你一人,那感覺多麼孤獨。你看不到理大的校長或校董對《23條》提出警告,他們甚至像是優先在學校試法。畢竟,這些賢達都是那個圈子的人,是由某個核心所委任的。理大同學對他們有某種形容,我就不便引述了。而科大雷鼎鳴和中大鄭赤琰等大學教授,更是支持《23條》的。

香港的問題在於,許多香港人並不擔心香港會變成像大陸一樣,失去言論和資訊自由,並且動輒得咎。他們沒有這種預防的意識,上層的賢達不是對大陸倒履相迎就是噤若寒蟬,基層的市民則經常選出像民建聯之流,葬送了本來美好的香港。雖然它的票源有不少是來自「新香港人」,這個洪流也非我們所能匹敵矣。

假如《23條》真的在2020年立法,我只能說自己在最後機會找到了一線生機。情勢危急,間不容髮,原來我已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再蹉跎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