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香港都係填海填番黎 — 中部水域冇生態?

香港都係填海填番黎 — 中部水域冇生態?
廣告

廣告

有言香港的發展離不開填海,填海建造的土地佔香港的總土地面積約6%;是全港27%人口居住地及70%的商業活動用地;現時香港9個新市鎮中,有6個都是透過填海興建的,包括荃灣、沙田、屯門、大埔、將軍澳和東涌等等⋯⋯但那些填海真的沒有代價?擬議填海的生態價值真的較低?

有關於發展工程對環境的破壞,香港政府一向後知後覺。《環境影響評估條例》是在1996年才完成首讀,在此以前也只有20幾項大型工程有環境影響評估,其中填海工程就只有赤鱲角機場有被審批過。對於填海以前的生態,在沒有基線評估的情況下,我們已經無從稽考。然而,現在政府在未有全面而深入的研究以前,已經大肆宣布中部水域的生態較低,相對適合填海。

然而,早在2011/12的「優化土地供應」第一階段諮詢中,政府對不同的填海選址進行「策略性環境評估」,結果顯示絕大部份的選定的填海選址都是環境影響相對較高的地方,當中包括東大嶼都會的選址。而政府早前提出要提高香港的生物多樣性,現在大幅度填海實是倒行逆施。

從漁民的公開訪問及潛水員的考察中,可見中部水域的生態價值不如政府所指般低。坪洲的漁民表示交椅洲附近的水域亦有不少漁獲,也有較少見的魚種如花金鼓。而潛水員指中部水域屬香港的一個過度性海域,較少受珠江淡水的影響,但卻因為接近汲水門,部份的海域水流較急,而且是船隻停泊區,甚少康樂潛水活動進行,所以海底的情況很少暴光。在2018年,有一群熱心的潛水朋友拍攝到大嶼山水域的水底面貌,更發現一些在香港其他水域罕見的生物。

另一方面,我們要問生態價值低就可以填海了嗎?維多利亞港多年來被污染和破壞,到了廿年前政府才痛定思痛,明白不斷填海的禍害,才決意訂立《保護海港條例》,保護維多利亞港,要有凌駕性的公眾需求才可以填海。政府應該一視同仁,在其他水域的填海工程亦要有全面和整體的考慮,不應馬虎推展工程。

參考資料:坪洲填海關注組,(2019),明日大嶼願景第二期就是昔日坪洲—喜靈洲連島方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