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我在獄中等候每一位心未死的朋友勇敢地走上街頭

我在獄中等候每一位心未死的朋友勇敢地走上街頭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這夜,我想起了荔枝角收押所的豬肉房,第一次是極端地惡劣的環境,第二次是舒適卻孤獨的空間,那麼今次又是甚麼呢?

有些人問我,害怕嗎?對,我害怕,我最害怕鴉雀無聲;最害怕香港人認命;最害怕香港人計較,覺得無用就不做了。

我聽過不少長輩跟我說:「不要搞了,共產黨你是鬥不贏的。」1989年,多麼港人上街抗議,就是要對抗中共暴政,支持北京民主運動;2014年,多麼港人上街抗爭,就是要對抗八‧三一人大決定,爭取真普選。兩個運動都失敗了,不少曾參與的人都說,共產黨太強大,鬥不贏了,算了吧。

這種說法,恰似告訴我100年前,1919年的五四運動中,列強是多麼強大啊,不如放棄膠州灣吧。但事實正告訴所有人,只有透過不斷的抗爭及反對,才能贏得真正的勝利,最後中國的確將山東權益收回,至於民主制,印度如是,南非如是,波蘭如是。我從前相信集體抗爭的力量,今天也是堅定地相信。

目前,當然看不到可以改動的空間。但我無時無刻地相信,時至今日,縱使港人的行動力有所減退,可是,心裡仍然火熱。我只能說,我不會提供甚麼奇招妙計,也不肯定甚麼策略能達致成功,更不會倡議不能兌現的希望,老老實實,如果沒有有效組織,沒有相互並存的民主氣氛,互相尊重,就肯定沒有可觀的戰鬥成果。

我固然對不起我的未婚妻及家人,但這只是我個人的事情。現在首當要務,就是問每一位土生土長的朋友們,怎樣看待現在的景況和我們的未來。既然4月28日民陣及民主派有平台讓大家表達意見,何不好好利用?

能遊行就遊行,能集會就集會,能投票就投票,這是我想跟大家說的。請不要時常計較得失,因為很多事情我們都不能掌握,到底終局如何,我們拭目以待,但起碼,我們能奮力地,問心無愧地,將自己的主張及想法清晰地表達出來。

有不少傳媒會問我,即將入獄,感受如何?我通常都會回答,平靜安穩。我既是平靜安穩,但也是心急如焚,因為我會期望,至少所有參與過雨傘運動的朋友,能再次站出來,反對不義,對抗不公。我的感受是不重要的,大家的行動才是最重要的。朋友啊,不要看輕自己,勇敢誠實,走在街頭,大聲地,喊出自己的想法,這才是我們成長之地,這才是屬於我們的。

4月28日、6月4日、7月1日,我在獄中等候,期盼每一位心未死的朋友勇敢地走上街頭,為自己發聲,捍衛自己的權利。至於我麼?「看哪,時候將到,且是已經到了,你們要分散,各歸自己的地方去,留下我獨自一人;其實我不是獨自一人,因為有父與我同在。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不論我在何地,心裡仍有平安,祝福每位為自己為社會抵抗強權,爭取民主自由的朋友,待我出獄以後,再跟諸位一同戰鬥!

分享此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