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上帝也是女同志」 ── 一行禪師談同性戀與歧視

廣告

廣告

一行禪師曾於法國梅村的禪修營(1998年7月20日)中,回應一位同志信徒的提問時,談及同性戀及歧視的問題,並提出「上帝也是女同志」的見解。

一行禪師生於越南中部,16歲出家為僧。越戰爆發後,他是越南佛教和平代表團主席,他和他的很多出家同修,放棄了與世無爭的寺院清修生活,積極地投身到救助戰爭受害者的活動中。他後來定居法國,建立了一個名為「梅村」的僧團。1967年,一行禪師被小馬丁.路德.金 ( Dr. Martin Luther King, Jr) 提名諾貝爾和平獎,路德.金博士說:「我不知道還有誰比這位溫良的越南僧人更堪當諾貝爾和平獎。」

一行禪師亦接受同性婚姻,在Plum Village Chanting and Recitation (「梅村頌讚書」)中「婚禮」的章節中,寫道:「為同性伴侣頌讚時,請作出適當的修改。」(“adapt as appropriate for couples of the same gender”)

以下節錄及翻譯自1998年7月20日梅村禪修營中他的講話。原文見:http://www.plumvillage.org/teachings/DharmaTalkTranscripts/summer98/1998%20July%2020%20%20Questions%20and%20Answers.htm
譯文如下(柏琛翻譯):

問:親愛的導師,我在梅村內感到很好和安全,但有時我在日常生活中卻受到歧視,所以我有一個很感興趣的問題,到底佛教是怎樣看同性戀的呢?

答:歧視是我們很多人都認識的事情,有時我們亦會急切想要爭取公義,你也許會被誘惑要以暴力手段來去除不公義,我們當中也有很多人會以非暴力手段去除加諸我們身上的不公義及歧視。有時那些歧視我們的人會稱他們是以上帝或真理的名義。我們可能屬於第三世界國家,或者我們屬於某種族,我們可能是有色人種,我們可能是男女同志,而我們已被歧視了數千萬年。那麼應怎樣面對它,身為一位被歧視和壓迫的受害者可怎樣把自己從苦難中解放出來?基督教認為上帝創造萬物,包括人,而造物者和被造物之間是有區別的。眾生是由上帝所創造的。當我看見一朵玫瑰、一朵鬱金香、或一朵菊花時,我知道、我看見、我想到,這朵花是上帝創造的。由於我是一個佛教修行者,我覺知造物者和被造物之間是有某種連繫的,否則創造是不可能的。因此菊花可以說,上帝是花,而我同意,因為上帝先要有「花」的元素,花才能成為現實。所以花有權說,上帝是花。

白人有權說,上帝是白人;同樣黑人也有權說,上帝是黑人。事實上,假如你到非洲去,你會看見聖母瑪利亞的雕像是黑色的。如果你不把聖母瑪利亞的雕像染黑,它不能引起共鳴,因為對我們黑人而言,黑人是美好的,所以黑人有權說,上帝是黑人,而且我也確實相信上帝是黑人,不過上帝不僅是黑人,上帝也是白人,上帝也是一朵花。如此當一位女同志思索她與上帝的關係時,假若她的修習夠深入的話,她會發現,上帝也是女同志,否則你怎會在世上出現呢?上帝是女同志,那是我的見解,同樣地上帝也是男同志。上帝不止於此,上帝是女同志,也是男同志,是黑人,是白人,是菊花,只因為你不瞭解這道理才會歧視。

當你歧視黑人或白人、這朵花、或女同志,你即歧視上帝,及你最根本的美善,你為你的周遭製造苦難,你亦在你內心製造苦難,而錯覺、無知是你歧視的態度及行為的依據。如果被歧視的受害者可仔細地看,他們會說,我與上帝分享著同樣美妙的關係,我沒有受傷害,而那些歧視我的人全因他們的無知而這般做。「上帝啊,請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如果你有這種覺知,你不會再對歧視你的那個人生氣,你並會對他或她生起慈悲心,你將會說:「他不曉得他所做的,他為自己內心及周遭製造了許多苦難,我會設法幫助他。」如此,你的心中開出一朵花,而苦難亦不復存在,你亦不再受到傷害,並且你亦成為一位菩薩去幫助那些歧視你的人。這是我的看法,這看法是來自我深入的觀察,所以有天我說了這句話:上帝是女同志,這是我的覺察。

其他相關資料:
法國梅村網頁:http://www.plumvillage.org/index.htm 
香港梅村之友:http://www.plumvillage.hk 
佛教領袖談同性婚姻:http://www.egale.ca/index.asp?lang=E&menu=2004&item=970 

521, 不論同志不同志, 誠邀大家挺身而行, 消除歧視!

銅鑼灣東角道行人專用區(SOGO百貨後面), 2時見!

http://www.idahohk.or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