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六四暴力分子--中大政政系講師涉嫌對本人使用暴力

廣告

廣告


中大政政系講師涉嫌對本人使用暴力  芝心小熊

  六四黃昏,我跟數名網友一同為我們的網民組織「網.政.廿一」於維園糖街入口派發傳單及籌款。而網友「家貓」則負責派傳單。當「家貓」把傳單派給一男子的時候,我發現這名男子正是某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兼任講師。
  估計是"講師"之前沒有留意到那是我們「網.政.廿一」的傳單,當他發現之後突然從十多步外折返,粗暴地把傳單塞回網友「家貓」懷中,之後立即向維園入場方向急步離去。
  由於我覺得他這個舉動完全沒有禮貌,所以我大叫了一句:「唔要o者,唔駛咁呀!?」
  我以為他已離開,便繼續我的工作。怎料,原來接著他再次折返,不過這次我沒有留意到他。直到我突然聽到另一網友「Keith」指著"講師"大叫一句「你做咩野呀!」我才即時回頭向後看,看見"講師"已轉身急步離去。
  據「Keith」所講,"講師"再次折返時,他「舉起拳頭作打人狀」朝我走來,幸好當時「Keith」向"講師"大喝一聲,使得他知道有人看到而立即離開。他還差五六步左右便要走到我身邊,我實在難以想像他真的打過來的話,本人將要面對哪種暴力處境。當時在場還有很多參與六四集會的市民以及附近團體攤位派單張的義工目睹此事的發生。當時,民陣攤位之工作人員亦在場,相信目睹事發經過。  (http://www.martinfighting.blogspot.com/

六四暴力分子  成報20060608  李偉儀
 六四紀念晚會在維園舉行,你有參與嗎﹖那天,我於四時許到達會場,協助民陣攤檔在銅鑼灣入口處宣傳七一遊行的T恤。入口處兩旁,共開設了十多個檔口,全都是相熟的民間團體朋友。民間團體面對面擺檔,在中間形成一條十多呎闊的行人通道,進入會場的市民可流連捐款和取得宣傳品,有哪些政治人物進場亦可一目了然。 民間團體守望相助,若發生事情一呼百應。以往,偶有「維園阿伯」路過指點一番之後便離開,卻未曾惹起過衝突。殊不知,就在傍晚氣氛熱鬧起來的時候,就在民陣檔口的對面發生了企圖打人事故。我沒有目擊事情經過,卻有些在行人通道派單張的義工以及市民目睹事件。 即場情況是這樣的--我在檔口忙著宣傳T恤,有位義工跑過來說﹕「對面的檔口『網‧政‧廿一』出了事,有個男仔舉起拳頭企圖襲擊一個負責嗌咪的女仔,他被人喝止然後逃走了,幸好那女仔沒有受傷。」 我認識「網‧政‧廿一」的一班朋友,包括嗌咪的女孩子,很擔心,親自走過去問個究竟。竟得悉疑兇是一名中大的畢業生,最近我常收到他發出的電郵,請校友支持他參選中大校友評議會,他向來把自己的履歷寫得很傑出,好像甚麼電台節目主持人、中大政政系兼職講師、旅港英籍印尼華人、香港互聯網專業協會會員(full member,具立法會功能組別投票資格)、教協會員、鄭大班的政策顧問、用打字機的寫作動物之類﹔說穿了,他是一位現年27歲的中大政政小師弟校友吧。 可是,不論履歷寫得有多漂亮,卻在校友評議會選舉前夕在群眾面前流露醜相,成為六四集會的暴力分子。支持他參選校友評議會的這一票,你叫我怎能投得下﹗

不要拳頭暴力  成報20060608  李偉儀

  聽到有中大校友兼校友評議會候選人,在六四紀念集會場內企圖打女人,內心的即時反應是--我當年在中大讀書的時候,是「中大女研社」的成員,幾年來重點關注校園性騷擾和性侵犯。我們作為校友中的「半邊天」,反對任何理由和形式的性別暴力,如枕頭暴力和拳頭暴力。

  今次事件令我感到諷刺,暴力行為居然發生在距離我這名「帶刺的女性主義校友」的十多呎範圍內,並且那還是祈求和平公義的六四晚上!這種加諸女性的暴力行為未致命,對我來說其實跟以坦克車和槍炮對付手無寸鐵的北京學生沒兩樣。

  現在每一位「中大女研社」成員已立足社會,我們又怎可能投票支持一位以拳頭去解決問題的「暴力份子」?授權讓他來代表我們這批支持校政民主化的校友?

  我作為中大校友,不諱言,沒有多大興趣投身父權主義的校政遊戲。但我跟絕大多數校友一樣,冀望有人站出來,為校政民主化出力。但若因為急於選出代表為我們發言,而採取「民主最大公因數」來成全一名不懂以和平理性方式解決事情,不懂尊重別人,甚至會對女性企圖作出肢體傷害的校友上場,我寧願天天聽幾次《命硬》,等到下一屆找出一位品格良善、不揮拳頭、辯真理的校友代表。

  有朋友警告我,說這位企圖打女人的候選人,對於有人評論他,向來顯得十分敏感,經常聲言要告人誹謗(雖然未有落實)。若我把事情寫出意見,他的反應必然很大,我會招來麻煩。唉!一名小女子說出如此「六四真相」和心底話亦會受壓的話,那正好顯示出「男權」與「男拳」的無處不在,唯有呼籲更多當時的目擊者挺身說出大家所看到的暴力場面,就好像這陣子越來越多人跑出來討論曾特首有否出席八九年的「民主歌聲獻中華」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