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清聲明:關於李偉儀小姐在《成報》專欄中針對我的指責

廣告

廣告

李偉儀小姐,最近在《成報》專欄中,暗指我在六月四日維園燭光晚會糖街入口,網政廿一的攤位意圖對一名女士動粗。由於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因此我先行交代事件始末。

這是一件小事,在當日黃昏七時左右,我在糖街進入維園,正為了拉票,我雙手上都是校友評議會的委任表格,正全力向興發街方向進發之際。當時一名我不認識的「網.政.廿一」義工,向我派發傳單。由於我與該組織之前關係不和,他們過往都有與香港人民廣播電台合作人身攻擊本人,本人亦曾表示會找律師控告「網.政.廿一」誹謗,因此我表明拒收單張,被「網.政.廿一」發現本人。

一名年約廿歲的女孩子,在我面前叫囂要取律師信,之後我瞪了他一眼,並無任何動作,之後我見她向我展示中指(粗口手勢)然後離開,期間,並無任何人聲稱干涉或阻止,我亦不見李偉儀女士在現場目擊事件。相反,我曾捐錢給中大學生會和街工的人,他們亦見我手上滿是傳單,表格,我更把部分宣傳我參選校友評議會傳單交給中大同學代派。而之後,亦在足球場上相遇過陳日東校友,並就選情交換意見。

以本人與「網.政.廿一」和香港人民廣播電台之關劣關係,若當日本人確實曾經動粗,沒理由他們當時不報警以及叫囂即時把事件鬧大,從邏輯來看,司馬昭之心已昭然若揭。

本人對李偉儀小姐,基於錯誤的事實寫下誹謗的文章感到遺憾,並保留一切追究權利。

希望本人能夠釋除大家的疑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