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那一場舞

廣告

廣告

又一次七一,拜託,陳方安生怎麼會變身民主鬥士?我只得掩著半邊嘴,偷笑香港人善忘。

對於七一,我印像最深刻的並非遊行和人群,卻是那一場舞。四年前,行抵政府合署後,揚聲器照例傳來:「遊行在這裡結束,請和平散去。」莫名其妙,遊行什麼時候結束,在哪裡結束,怎麼要由主辦單位來決定?一味的強調「和平」,也讓人反感,彷彿遊行的群眾是什麼暴徒似的。

這種示威,說得好聽是循規蹈矩有紀律,難聽點是悶蛋。一直覺得,香港人的示威是「做俾人睇」,做一臺戲,觀眾是媒體和政權,劇情包括「曬馬」展示人數,握手遞信。示威,可不可以好玩一點?示威是否必然只是一種手段?示威可否既是手段又是目的?

台灣經驗
在台灣我只參加過兩次示威,一次是民進黨主辦的「護台灣」集會。抱著反戰的宗旨、八卦的心態、以及做人種誌(ethnography)態度,我好奇台灣的示威會不會跟香港的有什麼不同。真的有點不同呢,超大螢光幕牆配合俯視式移頭鏡頭,拉闊演唱會的攝影方式,氣勢迫人。甚至玩集體遊戲,及萬人K歌大合唱「伊是咱的寶貝」。難怪同行的友人說,民進黨畢竟是靠搞街頭抗爭起家的。

坐在我旁邊的中年女士,全場神情亢奮,旗幟猛搖,如上了E。我知道這神情代表什麼。當年(過氣)英國隊前鋒連尼加,隨日本的八鯨隊到旺角場獻技,我就是這副神情。數英國隊前鋒,論觸覺論球品,朗尼拍馬也比不上我心目中的(小)禁區殺手連尼加。我當年的皮包中,珍藏連尼加的照片貼紙。那中年女士身穿民進黨汗衫、手提包上掛著阿扁鑰匙圈。說穿了,大家也不過是偶像崇拜吧。

另一次,是台灣的同志驕傲日。出發前友人告訴我,台灣的同志驕傲日不好玩:「我參加過外地的同志驕傲日,人家很重視在行的過程中要爽,要自己玩得高興,但台灣的同志驕傲日,好像做給媒體及途人看的,太在意別人怎樣看。」當天有事情,匆匆逗留了半個小時就離開,在現場的確看不見媚眼滿場飛、博亂互吃可口豆腐的場面。儘管有一隊穿泳褲的水男孩,也有人作S/M打扮,但總覺得有點拘謹,跟想像中驕傲日應有的放肆好玩fabulous有大段距離。

71舞會
兜了一大個圈,回到四年前那次七一示威。到達政府合署後,我和友人們並沒有聽指令和平散去,跟另外一些朋友在皇后大道中會合。奇怪,竟然聽到強勁的音樂。原來有些外國示威者用手推車自備音響,街道成為舞池,眾人邊行邊跳。我自知天生沒有節拍感,跳舞像抽筋,也忍不住聞歌「印腳」。第一次,在香港示威那麼好玩。

好玩的時光並不長。舞至置地廣場後面,警察來騷擾,強制大家停止舞步散去。大家正是跳到興高采烈,舞照跳。然後又是公式地:警告再警告,豬籠車駛入,架起鐵馬,動手拉人。就是在這一點上,值得探究。「人群在馬路上跳舞,阻礙交通,所以要驅散。」乍聽很合理,馬路是讓汽車行駛的,人群擋在路上不妥。

一般人對馬路的判斷,不外乎兩種:快不快,塞不塞車。能越快到達目的地的馬路越好,越不塞車的路越好。然而,當這様想時,我們把自己放在一個乘客的位置。換個角度,單車族對馬路的判斷可以是:汽車數目越少越安全,汽車速度越低越安全。從行人的角度:汽車數目越少,廢氣越少、越安靜。行人、單車族、汽車(名單數下去還有直排輪族、流浪者、自由貓狗等等)都是馬路的使用者,為何汽車那麼霸道,佔據大量的公共空間,還恍若理所當然似的。還是有例外:行人專用區。唉,就只有購物消費行為,能令香港人同意汽車要讓路。

要回街道
要回街道(Reclaim The Streets)為了將自己跟一般有組織的團體劃清界線,自命為disorganization,沒有既定的成員會章,強調直接行動,反對汽車與及汽車所代表的資本主義邏輯。從倫敦RTS的資料中得知,RTS創於一次在1991年倫敦的反對道路行動中。1996年,八千人參與RTS的行動,佔據倫敦一條馬路開派對,堆沙、塗鴉、播音樂、跳舞、日光浴、植樹。在另一次行動中,人群佔據馬路踢足球。這種反對行動,好玩過癮,RTS叮囑一定要有音樂,並建議發起人準備食物分享,邀請小丑,雜耍藝人、占卜術士、詩人等到場娛樂參加者。示威本身既是手段又目的:參加者不只是用作湊數的人頭,不只是「我用腳來表達意見」,更重要的是享受示威這過程。

香港等到何年何月才會有要回街道的行動呢?很難。第一,香港人迷信效率,汽車是有效率的交通工具,要以別的角度審視汽車、公共空間和人的關係,難過登天。第二,香港人現時出來示威,已經被視為是一種「激進」的表達意見方式,示威人士偶爾不完全配合警察指令,更被指為暴力非理性。故此,一般人大概都是乖乖的,小步跟著走、口號一齊喊、拳頭同步舉。從順民型的示威者,過渡到要求示威時要爽,要玩得高興,中間隔著莫大距離。

四年前的那一夜,我們有意無意間,要回皇后大道中作為舞池。七一這符號隨即被騎劫,我永遠都記得,四年前包圍立法會那一夜,當台上的講者叫阿甲阿乙出來參選,台下群眾鼓掌揮舞螢光棒時,我跟友人立刻掉頭就走。一旦,七一被化約成普選,七一,就會成為過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