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向北大人交心先抹殺良心

廣告

廣告

轉載者按:余杰這篇文,非常辛辣地批評香港某些基督徒,不知為了什麼,就連在中國受壓迫的信徒都置諸不顧,還要加多一腳的所謂信徒。
梁院長批評有人搞政治,他忘了耶穌當年與羅馬帝國當權者的抗爭,根本就是政治。
以下是余杰的原文,文本是轉載自博訊網站。
----

五月,我與王怡、李柏光三名基督徒拜會美國總統布希,討論大陸的宗教信仰自由問題。此次會見,在教會內外引發頗多爭議,也波及了香港教會。日前,建道神學院院長梁家麟在香港最大的基督教報《時代論壇》上發表四篇文章,嚴厲批評此行是「搞政治」。 

三月,我應崇基學院邀請訪港,曾會見梁博士,印象良好。記得三年前我剛成為基督徒時,讀到梁博士所著之《激流中的委身》,甚感動。當時,我們剛成立的家庭教會沒有正規牧師,我只好勉力走上講臺,不懂講道,便以梁博士的書稿為藍本。
 批評家庭教會

梁家麟這本著作寫於一九八九年八月。如今讀來,這些擲地有聲的字句仍讓我心潮起伏:「難道我們一旦成了基督徒,就真的自絕於國家與人民之外?難道 在天安門的廣場上,我們除了看到靈魂之外,就甚麼都看不到?我們看不到理想、熱血、激情?看不到暴政的肆虐、人民的困苦、大地的呻吟?看不見民眾追求民主 自由的決心?我們的聖經真理在哪里?上帝對此默默不語?」

十七年後,當我們年輕一代基督徒和人權活動人士為仍受到暴政殘害的教友及同胞奔走呼號時,已貴為神學院院長的梁家麟卻意味深長地評論:「我不相信 中國的家庭教會因此會獲得更大的自由……我相信此行能收到對他們個人人身保護的效果,這亦是此行唯一能達致的效果。」這不是一名學者經過嚴密考證後得出的結論,這是連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也羞于說出的誅心之論。

人一闊臉就變

獲得國際輿論的支援,是大陸受逼迫的家庭教會不可或缺的維權手段。近年,華南教會案、蔡卓華牧師案,正是通過國內人權律師的積極介入、異議作家的 不斷呼籲,以及海外媒體的廣泛報導和西方國家的外交壓力,才稍有改善。梁家麟一向標榜關心大陸教友,難道對這一切一無所知?按梁博士的「以君子之心度小人 之腹」,我和王怡、李柏光不過是「拉虎皮作大旗」的小人,此次會面唯一收穫便是人身安全有了保障。
可是,梁博士畢竟不是胡錦濤主席,北京當局並沒有給梁博 士面子,並沒有接受梁博士的建議──就在我會見布殊總統翌日,北京公安局「國保大隊」三名秘密員警約談了我的妻子,威脅她與我離婚,甚至表示要製造若干我 們夫婦私生活的醜聞發表到媒體。這樣的「安全」,不知梁博士願不願享用?七一遊行中,我看到了陳日君主教、朱耀明牧師的身影,也看到了司徒華、黃毓民等信 徒的臉龐,卻沒有看到當年為六四仰天長歎的梁家麟。梁院長的變化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難道真如魯迅所說「人一闊,臉就變」嗎?可這小小的建道神學院院長一職,在中共等級制中只相當科級單位而已。為「七品芝麻官」上演「變臉」絕技,值得嗎?

及時改邪歸正

當我看到曾特首連續三次澄清自己沒有參加過支聯會的任何活動、也沒有參加過八九年的《民主歌聲獻中華》活動的新聞時,我就理解梁院長為何作如此惡 評了。曾特首視支聯會為愛滋病毒,不惜抹殺十七年前那靈光乍現的一點良心;梁院長也居高臨下地教訓基督徒不要「搞政治」,他還記得自己當年的追問嗎── 「對中國,我們可有甚麼承擔?」

「城頭變幻二王旗」,曾特首和梁院長都在演戲,他們期望在包廂中觀看這出戲的乃是北大人。
梁院長及時「改邪歸正」,演技已然直追曾特首,即便當不上下一任特首,也許可以弄上個「三自愛國教會」的副主席來當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