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國際

願黎巴嫩人有一夜安眠

廣告

廣告

一個黎巴嫩人上星期四逃離了連日被以色列戰機空襲的首都貝魯特,到了英國。他在自己的博客﹝beirutnotes.blogspot.com﹞寫道:「離開黎巴嫩因為我有三個孩子。離開黎巴嫩因為不想他們經受戰爭呀內戰呀死亡和破壞。離開黎巴嫩因為不想他們學會仇恨......昨晚﹝在倫敦﹞,孩子們聽到飛機飛過時沒有嚇得跳上我的牀,沒有哭,沒有擔心自己可能會死。我問十一歲的大女兒為什麼只怕貝魯特的飛機聲,她答:『貝魯特上空的飛機是出來殺人的』。」

那殺人的聲音,黎巴嫩漫畫家Mazen Kerbaj為我們錄下了﹝註一﹞。連綿不斷的爆炸聲,沒有人睡得着。﹝前言﹞

這場轟炸,經傳媒連日報道,相信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甚至覺得像伊拉克的新聞一樣厭煩。但請容我再複述一次以下的事實:據聯合國/黎巴嫩政府公布的數字,以色列由七月十二日開始的轟炸,已經炸死了超過三百一十九名黎巴嫩人,當中有二百多名平民。以色列方面有三十四人死亡,包括十九名以色列士兵。以軍的空襲不單殺人,更是全面地破壞黎巴嫩的基礎設施。首都貝魯特機場及另外兩個機場被破壞,空中交通中斷;貝魯特、的黎波里和Jamil Gemayel三個主要港口被炸,全國有五十五條主要橋樑以及多條通往敘利亞的公路被炸毀,海陸交通癱瘓;十七個油庫、四個天然氣庫、十二個氣油站以及多間發電廠被炸,貝魯特電力供應受影響。多間大型工廠和貨倉亦被炸,食物和燃料補給嚴重不足。

聯合國估計,黎巴嫩全國已經有五十萬人被迫離開家園,十三萬人逃到敘利亞,更多是從南部逃亡到貝魯特及北部其他地區。貝魯特的學校都擠滿了難民。現在從南部坐的士到首都每位收費三千六百港元,價錢是正常的四十倍,部分偏遠村莊居民要攀山越嶺逃亡,免得成為空襲目標。到上星期五,以軍在南黎巴嫩邊境空投單張,要求距離邊境三十二公里的三十萬居民離開,為地面進攻作準備。「這次攻擊已不再是針對真主黨;而是針對黎巴嫩人和黎巴嫩。」黎巴嫩總理西尼烏拉說。

這一切蓄意的殺戮和廣泛的破壞,肇因只是真主黨遊擊隊於七月十二日一次突襲中,俘虜了兩名以色列士兵。真主黨要求以兩人交換仍然被囚的三名黎巴嫩人。聯合國和所有國際人道組織都站出來批評以色列的反應過火﹝disproportionate﹞,聯合國人權事務專員Arbour更指衝突雙方涉嫌犯下戰爭罪行──國際法確實有規定,國家不可以因為某些事件發動無限制的報復。

可是,就算事情清楚到這種地步、是非清楚到這個地步,本來已經聲譽掃地的美國和英國政府,卻仍可以視若無睹地反對停火,袖手旁觀。美國國務卿賴斯在出發前往中東斡旋前﹝記着!是在轟炸發生十天後﹞表示,停火不是解決衝突的方法﹝開火才是?﹞,是一個「假的承諾」。她會和美國在中東的盟友共同創造「穩定和長久和平」的條件──她不講我們也知道,那些「條件」就是美國和以色列必須全面控制中東每一個國家,以十倍奉還的原則消滅所有對以色列和美國的威脅。

英國新外相貝克特的說法更誇張,她說如果以色列「錯過這個向國際社會說明以色列及其國民所受威脅的機會」,那未必太可惜了。意思不就是,以色列要透過炸死數以百計黎巴嫩百姓、令所有黎巴嫩人陷入恐慌來證明自己受到多大的威脅?

賴斯睜着眼睛說停火不是解決衝突的方法。但歷史明明告訴我們,殺戳更不是。為了寫文章,筆者翻查中東年鑑有關以色列一九八二年第二次入侵黎巴嫩的經過﹝第一次在一九七八年﹞,發現當年的局勢和今天驚人地相似,只是以色列當時的敵人是盤據黎巴嫩南部、由阿拉法領導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

「一九八二年六月初,當一名巴勒斯坦槍手試圖行刺以色列駐倫敦大使後,以色列空軍空襲巴解組織在南黎及貝魯特的據點,巴解炮轟以色列北部村落報復。巴解的報復行動給總理貝京和鷹派國防部長沙龍出兵的藉口,八萬以軍和一千二百四十架坦克遂於六月六日越過邊境佔領南黎巴嫩......以軍在地面進攻前先向多個黎巴嫩城鎮和村莊發動猛烈空襲,造成很多巴勒斯坦難民和黎巴嫩人傷亡及流離失所。國際社會譴責以色列的入侵。

「貝京和沙龍當初強調,入侵的唯一目標是確保巴解的大炮不再對以色列北部構成威脅。但當目標達到後,以軍卻繼續北上貝魯特和貝加山谷,與同樣是佔領軍的敘利亞軍隊爆發戰鬥......其實沙龍除了要確保以色列北部村落安全,還有更大的野心。他希望在黎巴嫩扶植一個由馬龍派基督徒控制的親以色列政府,再借這個新政府摧毀巴解,長遠解除以色列的威脅。」﹝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2005,Europa 出版,頁七三七﹞

二十三年過去,以色列十倍奉還的報復心一點沒改變,過去十年多少次為了報復自殺式襲擊血洗西岸和加沙?但過度的暴力帶來了什麼?沒錯國家是固若金湯,可是敵人總是一代一代地冒出來﹝巴解被逼走後,真主黨就在伊朗和敘利亞的支持下壯大﹞,襲擊的方式更是層出不窮﹝真主黨的火箭這次擊中以軍軍艦和海法市,令以色列大為震驚﹞,以色列人的不安感只有增,不會減。

最難過和最無辜還是夾在中間的黎巴嫩人﹝當然,黎巴嫩人多種多樣,基督徒和伊斯蘭教徒派系林立,自己也打生打死,這裏特別指可以上網的中產民主派﹞,他們被真主黨連累、被以色列炮轟、被美國的民主夢出賣。去年所謂「雪松革命」趕走敘利亞軍隊並選出新政府後,黎巴嫩的中產階級曾經充滿希望,以為在美國的祝福下民主政治終於開花結果,可以真正擺脫十五年內戰的陰影。現在一覺醒來,卻發現布殊早已忘了中東民主的承諾,布殊知道在中東是玩不過民主的,再玩下去敵對的真主黨會愈來愈強大,遲早執政﹝真主黨在去年的國會選舉中,議席增加了近兩倍到二十三席,還首次獲邀加入內閣﹞,就像哈馬斯在巴勒斯坦一樣。布殊決定不管黎巴嫩人的死活,要他們與真主黨一起埋葬。

一名黎巴嫩博客上星期三無奈地寫道:「布殊總統昨天說:『要應付這次危機,世界各國一定要對付真主黨及敘利亞,並且繼續努力孤立伊朗。』請告訴我『黎巴嫩』三個字哪裏去了?原來這件事與黎巴嫩無關;它關乎以色列、真主黨、伊朗和敘利亞......只是幾個月前,黎巴嫩還是中東金光燦燦的民主楷模。但這個被視為美國外交政策勝利的地方正被殺害,這個中東最親美和最親西方的政府正被鏟平。」﹝lebanesebloggers.blogspot.com﹞

最後一點。英國《衛報》上星期一則社論提醒我們,在關心和了解黎巴嫩局勢的同時,不要亦不能忘了伊拉克。社論提醒我們,在伊拉克的派系仇殺中死的人遠較黎巴嫩多﹝單單上星期兩次襲擊就死了一百人﹞,而產生的惡果同樣與整個中東局勢緊緊相連。美國政府這幾年一直聲稱在伊拉克建立民主政治會增加解決以巴問題的機會,但結果剛剛相反,美國人和英國人在伊拉克作的業,為各地反以色列反美的伊斯蘭政黨注入源源力量,令和解難上加難。哈馬斯上台執政,真主黨和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亦透過選舉增強了政治力量,最後以色列又出來大開殺戒。

大家都知道,除非巴勒斯坦問題得到解決、伊拉克的殘局得以收拾,否則整個中東都不會有好日子過。這是王道正途。但筆者擔心,殺紅了眼的以色列和美國已經決意走霸道。這次收拾真主黨,實情是對付伊朗的第一步﹝美國攻擊伊朗時,不用擔心真主黨向以色列報復﹞;與此同時,以色列也會放棄與巴勒斯坦人和解,按計劃自訂邊界,不會容許巴勒斯坦人有尊嚴地立國。

註一:http://blogfiles.wfmu.org/mazen_kerbaj-starry_night.mp3﹝Mazen Kerbaj十五日晚在自己於貝魯特寓所的露台錄音,他在錄音中模擬戰鬥直升機的聲音﹞

備註:明天﹝星期一﹞下午,我們一班對以色列濫殺無辜、對美國袖手旁觀感到憤怒的市民,將會先後到以色列和美國領事館示威,表達不滿。下午兩點於金鐘地鐵站恆生銀行集合。聯絡人:朱凱迪 65385092

刊於七月二十三日星期日明報

相片是七月二十二日英國舉行的反以色列示威,由fabbio拍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