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國際

原來人真的可以惡到這種地步

廣告

廣告

完稿於星期三中午﹝七月二十六日﹞,刊登無期,轉戰網上。

執筆之時,黎巴嫩已經被以色列防衛軍炸成一個「死國」。至少三百七十七名平民死亡、六十六名士兵死亡、超過一千五百人受傷。﹝以色列方面有十八名平民和二十四名士兵死亡﹞。全國超過五分一人﹝八十萬﹞逃亡,有錢的逃到外國去、沒錢的由南部逃到首都貝魯特去、最窮的人﹝絕大部分是支持真主黨的什葉派﹞只能徒步逃到附近的醫院和學校,過着缺水缺電缺食物的非人生活。

這兩星期的荒誕事情實在數之不盡。譬如以軍一方面命令在邊境數以萬計黎巴嫩平民撤走,一方面卻沿途轟炸逃亡的汽車。兩架黎巴嫩紅十字會的救護車在救人期間被炸。到星期二,連聯合國在南黎巴嫩的觀察站亦被炸,四名維和人員死亡。現在聯合國要反過來懇求以色列容許他們將物資運送到難民手上。

更大的荒誕還在後頭。

﹝一﹞在聯合國緊急呼籲捐助黎巴嫩難民的同時,美國政府隆而重之地附和,對對對,總統布殊已經下令派出直升機和船隻到黎巴嫩協助救災。白宮發言人說:「人道救援物資將會在明天﹝七月二十五日﹞開始到達黎巴嫩。我們正和以色列和黎巴嫩合作,開通人道救援通道。」最後不忘說這是「美國很重大的承擔」﹝a significant US commitment﹞。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則表示:「我們注意到真主黨的殘酷在黎巴嫩人中間造成的人道問題。」﹝We are aware of the state of humanitarian affairs of the population of Lebanon as a result of the brutality of Hizbullah.﹞

如果我們身處在《一九八四》的國度,聽到上述的話,我們會以為黎巴嫩發生了大地震,而美國為救援作了「重大的承擔」;又或者以為,向黎巴嫩人發動猛烈攻擊的是真主黨。但我們不是。我們知道誰在濫殺平民、誰在助紂為虐﹝當然不等於忘記了真主黨對以色列平民的攻擊﹞,於是也知道原來真有人會無恥到這種地步。

﹝二﹞儘管黎巴嫩硝煙不絕,這兩天國際傳媒卻忽然吹起一片和平之風,急不及待預告和平即將重臨。事關大家千盼萬盼的「和平天使」賴斯終於願意「降臨」中東,並在星期三到意大利羅馬出席由美國和英國領頭的和平會談。預料會談會通過派駐國際部隊到黎巴嫩南部,阻止真主黨繼續向以色列發動襲擊。

但大家請留意,賴斯期盼的「急切和持久的和平」,並不等於馬上停火;相反美國希望以色列繼續炸下去,因為必須鏟除真主黨這個威脅的源頭、以及收拾伊朗和敘利亞兩個在背後撐腰的國家。唯有這樣,賴斯口中的「新中東」才會出現。自從布殊上任總統以後,美國政府就一直以為,中東民主是炸出來的,他們還以為,愈是用武力折磨及威脅中東人﹝不論是親自出馬還是透過以色列﹞,中東人就會愈親美,就會願意和以色列和解。

回到眼下的重點。就讓我們假設,羅馬會談成功達成派遣國際部隊的協議,交換戰俘、然後雙方終於實現停火。那又怎麼樣?難道公義就因此得到伸張?同樣是中東國家之間強弱懸殊的攻擊和濫殺,伊拉克在一九九一年入侵科威特後,被國際社會孤立、被聯合國制裁、薩達姆等執政復興黨領袖被定罪。聯合國並成立特別委員會處理索償個案,伊拉克政府要以石油收益賠償在科威特造成的破壞。現在呢?三百多條黎巴嫩平民性命、幾十萬失去家園的人,至少要幾十億美元才能完全恢復的基礎設施,這筆帳跟誰去算?

如果這一切都是按計劃進行,那確實險惡得令人齒冷──以軍趁着真主黨一次針對邊境以軍的行動,乘勢將黎巴嫩翻轉,人殺夠了,新聞造大了,令國際社會不得不介入﹝傳媒這幾年已很少報道以黎邊境的衝突﹞,然後由國際維和部隊代替以軍進駐南黎巴嫩,代替以軍解決真主黨。在美國的包庇下,最後以色列一句「自衛」就能開脫所有戰爭和殺人責任,甚至不用賠償給黎巴嫩政府。聯合國安理會和國際刑事法庭都拿它沒辦法﹝以色列和美國都沒有參加國際刑事法庭﹞,各國還要懇求他們停火,聯合國還要懇求他們容許人道物資運給災民。

原來人真的可以惡到這種地步。

按:希望了解黎巴嫩和以色列人想法的讀者,可以到以下的博客匯集:
http://truthlaidbear.com/mideastcrisis.php
http://lebanesebloggers.blogspot.com/

星期日再來一次反戰示威,我們的聲音難道真的壯大不起來?

照片來源:bedhead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