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讀中文大學年報

廣告

廣告

這原在我的博客發表,這文章用字比較像金融界中人口脗,請大家見諒。

但金融界也有David Webb、蔡東豪這些講求獨立思考,仗義執言之人。誰說中環只有官商勾結,不理持份人死活一種價值。用商界眼光來看,中大也是問題處處。

在當選了校友評議會民選常委後,收到不少校方主動寄來的資料文件,例如很多人都不會主動拜讀的《香港中文大學年報》。

很多人很怕讀年報,但由於我在商台、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以及近年涉及金融界工作的經驗,現時天天都在看年報。看年報是很訓練思考的過程,很多上市公司弄虛作假,不知所謂也是在年報下功夫。我初讀香港中文大學年報,已經發現了不少問題,不妨與大家分享下:

1. 先看財政帳目,樓宇及有關支出的一項,幾乎年年都佔大約15%至去年的12.4%,本來一間大學花十分一的錢在樓宇之上已經不正常,而大學校園發展處,近年瘋狂搞各類被人罵通天的工程,又是否要保住佔中大整體開支百分之十二的資金有關,這是涉及四億八千萬元的資金。

2. 捐贈及捐款收入,佔中大的整體收入連利息收入也不如,中大在投資上的收益,去年有兩億八千萬,但捐款有一億八千萬,而捐款的團體,商界甚少,主要是銀行,以及藥廠,之後是新亞崇基校友,以及基督教團體。如何打香港商界的荷包,似乎大有思考空間。

3. 中大收捐款時,是不是應該考慮團體的本質,我在年報發現,中大居然收了官方三自愛國教會八十萬捐款,而三自愛國教會根本是一個宗教迫害組織,與崇基最初是中國基督教大學在共產黨打壓後的再生這原目的背道而馳,這筆捐款亦令很多支持地下教會或家庭教會的人很不安,我個人認為,中大應退回這筆捐款!

4. 在交換生方面,去年得三百多名學生有機會當交換生,其中一半名額去了工商管理學院,醫學、理學、工程和教育學院所佔的不足百分之十,文學院和社會科學的名額,合起來也不夠工商管理學院,中大話要搞國際化,首要是不是應檢討如何分配交換生名額?

看來,小弟準備要看一份很恐怖的「公司年報」。但由商界近年流行的企業管治角度,中大的企業管治似乎大有問題,需要一個David Webb型的獨立非執行董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