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報摘:點評施政報告,政治吸納媒體議程

廣告

廣告

出乎意料之內,今天各報章社論對施政報告的說法,都圍著「連任說」轉來轉去,今年施政報告沒有驚喜,各報章社評也沒有驚喜,就連這篇報摘也沒有驚喜。

《東方日報》社論以「未到選期先乞票 百億大禮買民心」為題,批評曾蔭權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給人「落花流水春去也」的感覺,起初強政勵治,福為民開的滿紙大計,最後為「謀求下一屆特首選舉連任的手段。」社論指出,施政報告唯一令人信服的地方,是一擲二百五十三億,建設文娛康樂、改善環境、開發學券及改善福利的方案。然而,社論質疑「為甚麼政府會變得如此慷慨?」,作者將二百五十億的分佈一併列出「七千萬元是為接辦奧運馬術比賽引起其他運動員心理不平衡的補償;十億元建場館是要賠償將原來體育學院改為馬術比賽場地的損失;三十二億元協助更換環保車輛也非真金白銀,因為政府可以從車輛的進口稅中得到補償,說不定還除笨有精呢!」,文章指出,施政報告提出的支出分佈,原因是要「乞票的錢,也不是白花」,因為在選委會中,文化藝術界、教育界、社會福利界以及環保團體對政府的表現並不滿意,施政報告不對票源作出回應,有可能為曾蔭權明年競選特首製造危,這就是「務實進取」的潛台詞。

而蘋果日報《蘋論》就以「不是務實進取 是迴避難題」為題,批評曾蔭權「政策上提供小恩小惠,卻不肯力提升市民的生活質素。文章以大篇幅批評曾回避普選的問題說:「就以政制發展問題為例,香港市民的訴求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盡快落實雙普選、實施全面的民主政制。然而特首曾蔭權先生在最新一份施政報告中只是不斷重申他去年提出的鳥籠政改如何進步,只是不斷說策發會工作有何成效,對怎樣推動落實普選、對何時落實普選、對如何爭取北京中央政府接受雙普選隻字不提,彷彿過去多年來市民從來沒有要求有普選時間表一樣、彷彿普選時間表的問題不存在一樣。像這樣的做法只是迴避難題,根本不是務實,更絕不進取!」蘋果日報堅持一貫對普選的「激進」立場並不驚訝;日報也一如以往,繼續批評曾蔭權在施政報告中,對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的解說,指曾為政府介入市場大開綠燈、為大有為政府鳴鑼開道,但欠缺推論,歷史有出現過完全「積極不干擾」的政府嗎?雖然曾昨天沒有就此題目作過辯論,不過蘋論對曾的批評,也不見準確。

《星島》及《明報》則以更「隱打隱扎」的標題:「施政報告體現「實惠」管治」、「施政報告迴避難題 務實有餘進取不足」評論施政報告。《明報》指出,即使曾蔭權的任期只剩下8個月,他就算不能夠在任內提出圓滿的解決辦法,最低限度也要嘗試勾畫對策和方向,這種社論的寫法是典型的「各打五十大板」。文章指出,曾蔭權把重點放在家庭支援和優化環境兩方面是「很明智」的,「在政治策略上,可發揮以最少資源爭取最大支持的政治效果。」,例如學券資助幼兒教育建議,以及津貼車主更換環保車輛,都是屬於「四撥千斤的招數」;同時,曾蔭權沒有答應工會的要求,即時制訂最低工資法例,以「工資保障運動」為折衷方案,社論說「我們對這個決定感到憂慮,協助低收入階層提升競爭力和改善生活是對的,但最低工資立法並不能達到這個目標,箇中原因近日已多次論及,不再贅言。」。而最令人失望的是,社論好像在宣揚小圈子選舉是「現實」,並叫人「面對現實」。文章指,即使曾蔭權的餘下任期只有8個月,但在政治現實方面,「絕大多數人都預期他會競逐連任且穩操勝券,再做5年。香港的問題,不會因為特首自覺任期短而自我設限便自動消失,反而會因為政府置之不理而漸趨惡化。」,所以文章建議曾應為「政策範疇提出發展的方向,羅列政策的選項和利弊,諮詢市民意見,讓市民看到前景,在知情的基礎上打造願景,對政府提出更具體的要求。」,小圈子選舉還未開始,早前還說公民黨的梁家傑打算參選,社會還有不少聲音反對香港繼續
小圈子選舉,但《明報》在此大送秋波,這是否叫擦鞋?

《星島日報》社論就認為,施政報告以「實惠」取勝,把重點放在未來八個月可以令大家開心落實的措施。文章又認為:「政報告少談遠景宏圖,是在大家意料之內。一些爭議性較大的項目,例如政制發展、醫療融資、商品及服務稅、最低工資網站)立法等,都不可能在任內做到﹔施政報告毋須為下屆政府開出期票,這些應該屬於角逐下屆特首者的政綱範圍。」,完全重複曾的說話。《星島》對曾的展望,比《明報》可謂退得更後,文末說:「今次施政報告受客觀條件所限而未談宏圖大計,多談派糖實惠。不過,「實惠管治」雖然是「務實管治」的重要構成部分,但不可能是「務實管治」的全部﹔究竟曾蔭權打算如何以其「務實管治」帶領香港走向長遠的未來,市民就可能要待他宣布角逐連任時看他的施政綱領內容了。」,這樣的筆觸,直頭說不想再理世事,等待曾蔭權發落,曾所提到的社會問題,就好像跟選舉制度沒有關係將曾任期只剩八個月,推行「實惠政策」描述成合情合理,云云社評之中,站得最後,最像錄音機的社評,非《星島》莫屬了。

上述節錄報章有保皇的,有右翼自由派的,有拍馬屁擦鞋的,也有扮中立的,今天通通擺在看官眼前。在「連任說」的現實之前,社會問題都變成曾是否連任,社會議題都沒有什麼好爭論。而令人奇怪的是,社評沒有明確表示是否支持立法最低工資,或反對小圈子選舉的現實,報章沒有至於赤裸表態支持曾連任,對刺激民間社會討論也沒半點幫助,繼續增加市民望天打掛的無助感,這是否叫在政治吸納媒體?

相關文章:
施政報告全文,齊齊來點評2006
曾蔭權宣讀施政報告以及出席下午記者答問會的廣播
政府新聞網:《施政報告料獲市民支持》 (較大篇幅提及曾回應立法最低工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