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灣仔區議會支持市建局假「啞鈴方案」——副主席謝永齡:「再搞公眾諮詢就會再有政治角力,浪費時間」

廣告

廣告

按:編輯收到民間記者「巫端民間記者」就灣仔區議會第十九次大會討論h15重建項目的報導。當是笑片又好當係驚慄片也好,請大家務必細讀,看看灣仔區議會開會的場面。(左圖為編輯所加的灣仔區議會標誌)

灣仔區議會支持市建局假「啞鈴方案」(21/11/06)
副主席謝永齡:「街坊100%賣哂,我恭喜佢地,亦恭喜市建局」

巫端民間記者報導

開會當日,居民坐在旁聽席沒有發言權,部份議員不知為何,好拿重建項目開玩笑,引發陣陣哄堂笑聲。讓我不其然想起最近,在一次電影會中,有個來自北京,在港大唸法律的女孩,在影後討論時段,以甜美的笑容告訴大家一個故事:以前班上有個總是考第一名的,有天他開始不上學,後來有天我們知道他死了,於是全班都拍手,因為大家心裡想著,他死了便輪到我有機會了……

這可不是鬼故,才剛剛11月的事呢……

回到市區重建的問題上來,由於這次區議會事件有點複雜,希望大家不介意我長氣一些的紀錄和介紹:

真啞鈴方案的背景及內容簡介

H15重建項目,相信大家都知道,是包括了利東街、太原街等在內的重建項目。由被土發公司宣佈為重建區起,區內的居民為爭取應有的權益,走過了許多的道路。2004年,在居民強烈要求之下,灣仔區議會曾通過動議要求市建局為街坊提供「樓換樓,舖換舖」的方法。2005年,H15關注組的街坊,舉行了超過150次大大小小的公開諮詢會議;大規模進行家訪深入訪問了150戶家庭商舖;舉辦多次街頭展覽,充分了解區內居民意願後,提出香港首個民間自發、由下而上的規劃方案,是為「啞鈴方案」。

啞鈴方案的神緒,最主要是為重建局內的居民提供「選擇」:想留可以留,想走可以走,認真落實市區重建局條例中所載明的「改善生活」、「以人為本」及「保存社區網絡」,實踐「業權參與發展」(而不是市建局提供的「只可拿錢走人」方案)。另外,為了令城市的風貌多元化,特地保留利東街中段一條完整的50年代建築群及囍帖街成行成市的商舖。至於在街道兩側建高樓設計,是有特意照顧周圍的較矮樓宇之通風及照明問題,亦有設天台花園,以造就綠化社區。

街坊曾將「啞鈴方案」數度放在灣仔區議會不同層次的討論桌上,講明如何讓街坊有選擇,如何做到新(人/樓)與舊(人/樓)並存,而且,方案中的高樓大廈容許發展商有賺錢的機會,「樓換樓,舖換舖」的設計亦令市建局省去不少賠償金額。

這個方案已於2005年遞予城規會審批,城規會兩度根據規劃署的大力反對而拒納方案。

同年11月,在市建局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強搶街坊業權。

同月,真啞鈴方案獲香港規劃師學會頒發銀獎(學會未曾頒過金獎)。

真啞鈴方案的近況

2006年6月,城規會指欣賞街坊自發參與,並欣賞當中的理念,故在有約束力的規劃大綱中,訂明了必須保存社區特色,並特別訂明利東街的一條街景值得保存,如果發展商欲拆毀之,必得提供可靠之結構報告證明樓宇破舊至不能保存的地步。

現在,2006年11月,方案正在城規會的上訴委員會作最後上訴,至於判決何時出來仍是未知之數。

市建局假「啞鈴方案」的大概內容

幾年後,市建局終於第一次肯講它想在h15這個地盤搞什麼了:

1) 口號:大城空間 小區風貎 新舊交融 凝聚活力;
2) 全面清拆地盤內所有樓宇,包括利東街中段六層唐樓群,利東街將重建四層高商業樓,街道成為步行街;
3) 按部分區議員的建議,留部分舖位作社會企業;
4) 皇后大道東的騎樓底旁會留作廣場,電車路那棟高樓亦會後移,留出空間作廣場。利東街中間的空地會打通春園街及廈門街。休憩空間相連接,改善通風;
5)高樓大廈預計有四、五十層高
6)交通影響:聯發街改向變為由北向南,行人過路設施遷至利東街,的士站改至廈門街,取消合和中心的的士站,改作行車路,考慮設地鐵出口。

市建局假「啞鈴方案」的大概進度

1) 於今次灣仔區議會第二屆第十九次大會上,首次公開闡述其規劃意向和內容;
2) 已申請拆樓令。會分兩期拆樓,第一期預算十二月初開始,先清拆利東大廈、莊士敦大廈及廈門街等沒有爭議的部分。第二部分待城規會完成後,始清拆;
3) 已遞入城規會;
4) 預計順利完成方案,大約需時四年

當日在場之區議員及市建局人員

一)區議員:
主席黃英琦
副主席謝永齡(同屬市建局輆下地區諮詢委員)
委任議員蕭志雄(同屬市建局輆下地區諮詢委員)
委任議員邱浩波(同屬市建局輆下地區諮詢委員)
議員李繼雄(同屬市建局輆下地區諮詢委員)
議員鄭琴淵(同屬市建局輆下地區諮詢委員)
議員黃宏泰
議員鄭其健
議員盧健明(聯發街擁有一條私家街那座大廈的法團主席)
議員金佩瑋
議員陳耀輝

二)市建局
林中麟(執行總監,據聞他本來說了不來,到這天又忽然出現)
譚小瑩(執行董事)
馬昭智(規劃及設計總監)
區志偉(高級規劃發展經理)

區議員與市建局之問答

議員的意見大概可以分三類:

甲類)基本認為市建局方案有問題,既盜用啞鈴方案,同時亦久缺充足資料,意見包活:

1)請勿盜用啞鈴方案:
因該方案之神緒(保存社區網絡及特色,讓居民有選擇走不走),已全
市建局破壞淨盡,而計劃中利東街將全面清拆,並沒有所謂「新舊交融」。
 
市建局回應:沒有盜用,字眼是寫「佈局」參考了H15關注組的啞鈴方案。

2)未見規劃大綱所要求之利東街結構報告,要求市建局提交給區議會參考:
規劃大綱明明寫了要盡量保留利東街唐樓群,市建局欲全面清拆,就要提供結構報告證明利東街不可修復。

市建局回應:已有結構報告證明修復難度過高,同時似乎沒有意願要把報告給區議會參考,譚小瑩重覆「全份報告都在城規會啦」,主席叫秘書紀錄在案,區議會要求市建局提供利東街樓宇結構報告,但市建局最後都沒有確切答應會交給區議會。

3)市建局應就此計劃進行主動的、真正的公眾諮詢:
 
市建局回應:規劃期間已多番諮詢區內意見,不擬在城規程序外進行諮詢

丙類謝永齡議員(按:謝議員本屬民主黨)回應:再搞公眾諮詢就會再有政治角力,浪費時間;整個區已黑沉沉,如此太久也不好,應快些帶旺才對

4)樓宇高度需要受限制:
四、五十層太高,是否一定要用盡地積比率?

市建局未回應,丙類蕭志雄議員已代為回應:灣仔周圍都好高,船街出面的大廈(筆者按:亦是市建項目),也很高,我們要面對一點現實

5) 拆樓是否需要如此急進行:
拆樓係好簡單的事,市建局在皇后大道東和石水渠街交界那楝樓已拆了一年有多,拆了又城規會的過程都要幾個月,反正都掉空,但拆了就什麼都不能做,如暫不拆,還可以搞活動……

市建局回應:用公帑收地,收了就要快些做;其實城規過程可能只需要幾個月,現在開始拆也不算快,不過既然大家有爭議,就分兩期拆

丙類蕭志雄議員回應:利東街拆左可以做泊車,做花市,唔好咁黑...(筆者按:眾又大笑)要拆一個星期就拆到,拆了也可做活動

6) 應清楚指示在其規劃內,將受影響的周邊不屬此地盤的(如交架街)商戶和檔販:
巿建局回應:內部對此不大清楚,講不清為何要留。最後巿建局承諾不會影響現時交加街現有的攤檔

7) 如原居民有意願回遷,以他拿著市建局的賠償,是否有可能買回新建單位?

市建局回應:不會答這問題,但看樓宇面積的平均數,都是約600呎,舖也是4-5米的門面,價錢相若,應是有可能
丙類謝永齡議員:絕對不可以這樣做。這是叫人做一些不能做到的事,如果市建局說這樣做,就暴動都似,太難做,不可能

乙類)唔好意思又要贊成類,其意見主要為:

很遺憾市建局無法做到「樓換樓」,當初這的確是區議會支持的做法,保存社區網絡,市建局不肯做,很令人遺憾,但追不到就無謂追,應向前看,現在黑沉沉就不太好,應快點落實重建。

當中鄭琴淵議員問:拆樓是很滄桑的感覺…市建局將來拆時可否做點什麼…讓我們可以不這麼…滄桑。

當中鄭其健議員問:圖畫中有藥材舖又有石油氣舖,是否真的這類社區小經濟可以再回到這裡營業?如果判給發展商做似乎不太可能。

市建局回應:將來投標時,我們會要求對方在標書中一定要塑造小區風貌

丙類)基本支持盡快落實市建局方案,意見包括:

1) 方案好好:
例如黃宏泰議員:「一定不是十全十美,但對外漢來說已很好,如果叫我做,我會整個剷平做草地呀!」(筆者按:眾人大笑)「不過大家都知這不可行……」

2) 交通問題:
例如謝永齡議員:「我可能自私一點,但我可以代表駕車的人:灣仔停車位的確不足」、「有時又要求人不要抄牌(筆者按:眾笑),有時又要求人讓我泊(筆者按:眾人又大笑)」謝議員更建議:應再挖深一層,搞地庫商場,讓人下了車也不用走上街面。

又例如盧健明議員:「聯發街改北向南,這是有問題,那是私家街,你要得到法團同意才可以,而那個法團的主席就是我...(筆者按:眾人大笑)咁你以家唔洗問我,咁我都要徵詢下開下大會睇下大家同意否,因為那兒又有交通銀行,又有天地圖書,條街有人流,會有影響」

市建局回應:大家都提過,我們研究到咁多措施之中,這已是做到最好的一個

3) 垃圾站問題:
例如:謝永齡議員:「垃圾站會對著那一楝樓?」

又例如蕭志雄議員:「現在的(春園街)垃圾站位,可以做市廣場,現在交架街,在太原街對西的行人專用區,有市集。那麼車輛是否可以春園街入這大廈,然後在廈門街出?既保持通道,又增加行人專用區的位置。我們想要的不是一條街的舊區,而是一片,一個Square的舊區,可否做到?…即係舊市,以前有個噴水池那些叫做Town Square(市廣場)…」

市建局回應:關於蕭醫生的建議,其實垃圾站加上舢板街的空間,加埋是有個機會,但中間有個裕仁大廈,如果我地收樓,大家又會唔開心,我們退而求其次,希望將來社會覺得,大廈的居民可以搬出,我們可以收樓,可以做到市廣場,我們一定會去做,這就把整個區塑造到歐洲小城一樣,這是很好的,但目前我們做不到……

4)社會變遷,大家要適應:
例如謝永齡議員,在大數一輪他自己在灣仔幾十年的居住史後,想說明,往事已矣,自己都不捨得,但就應向前看。第二次發言時他又補充了一句:「我結婚的囍帖都是在利東街印的」,隨後不知那位議員開玩笑說:「第二次就沒得印了」眾人隨即大笑起來……

然後補充他反對再搞諮詢後,他就提出動議:「支持整體方案,盡快落實發展計劃」,要求大會通過。

動議通過過程

主席叫投票,六隻手舉起,然後叫反對,三隻手舉起,反對的議員金佩瑋要求贊成的議員申報利益,議員問有何利益,金議員要求他們申報自己乃是DAC (市建局輆下地區諮詢委員會)的成員,眾議員笑,謂無利益,但亦向秘書申報完畢。

在這個過程中,坐在主席旁邊的灣仔民政事務專員袁貞爾,向未舉手的邱浩波及鄭琴淵議員說道:「支持啦支持啦」。於是在申報完畢再投票時,贊成票變了八票。

議案獲得通過:「支持整體方案,盡快落實發展計劃」。

報導至此,心力交碎,交由諸君評論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