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子路

好管閒事,無的放矢。教導學生不要人云亦云,對建制要永遠懷疑。 網誌

教育

發展不是唯一道理──與孫明揚商榷

廣告

廣告

今天(12月14日),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於報上以《著眼發展 兼容懷舊──遷移天星碼頭的回顧與前瞻》為題撰文,重申一遍政府拆卸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的依據。

局長,根據你的說法,「天星碼頭及鐘樓的清拆及搬遷安排,是經過多年和充分的公眾諮詢及根據有關法定程序才訂定」、「有關的法定圖則修訂在02年2月刊登憲報以諮詢公眾意見,當時並沒有收到任何反對意見;在同年12月,經修訂的中區(擴展部分)分區計劃大綱圖獲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核准。舊天星碼頭的重置安排及該地點的未來用途是根據有關法定圖則而進行的」。

好了,即使你說的都是事實,即使有關諮詢真的是早於99年就開始,但今天的社會狀況已經與當年大大不同,經歷了金融風暴、非典疫禍,香港人已經對回歸後的香港產生了不一樣的投入與歸屬之感,眼見香港有價值的舊建築漸次倒下,城市面貌在你的規劃下走向單一,香港人早已向政府表明,希望參與未來城市的規劃。不是嗎?由年前的灣仔重建、到利東街、以至觀塘、深水埗等影響深遠的項目,民間自發參與、組織、動員,為的是想建設更美好、更有特色的香港,而不是多建幾幢朗豪坊及屏風高樓。

可是,作為地政規劃的官員,你有順應這個社會潮流,虛心改變你的官僚作風嗎?

你說「市民要求將天星在原址保留的要求,只是今年7月間才提出,當時新的碼頭亦已建成,所有相關的工作皆按照社會早前的共識進行,我們在重視懷舊之際,亦要重視現實的需要」。你有沒有想過,為甚麼社會上有市民會在7月才提出要求原址保留天星?我想這正正就印證了政府的諮詢做得不足、做得不好。

「諮詢」,在公民社會日漸成熟的今天,已經不單是跟政府委任的諮詢組織、立法會、區議會說說就算,而是好應與基層市民多作溝通,例如可透過民政事務局組織工作坊、簡介會,邀請市民、學生、學者共同探討可行方案,只將政策刊憲,然後說「沒有收到任何反對意見」,就視為市民支持,這種虛情假義,怎也不能接受。

至於你說「規劃署會研究如何將舊天星鐘樓及碼頭的特色部分融入新海濱的設計,會考慮在新的海濱休憩用地重建天星鐘樓」,請恕我們小民偏見,政府所謂「研究」,通常不見得會有甚麼成果,我想問:「如果規劃署的『研究』結果,是建議原地保留,但碼頭已經拆了,政府如何把原本的天星還給市民?」我當然知道,政府不會有這麼的一個研究結果。

你認為「政府現時採用的做法是一個兼容社會對懷舊及配合社會發展的方法」,但我卻認為,在你眼中,就只有破壞,把所謂「發展」壓倒一切人文考量。抗議的市民被抬走,但同時政府的誠信也將一拼被市民所厭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