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霸王上弓拆天星 極速堵盡悠悠口

廣告

廣告

為了完成興建海濱長廊的雄圖大業,何志平和孫明揚不惜將歷年來反對清拆中環天星碼頭的意見當成八萬五,說不存在就不存在。然而事實上政府不但清楚知道反對聲音存在,而且相當忌諱,以各種繞過正常程序的手段極速施工,就是證據。

昨夜(十二月十五日)十時抵達中環天星碼頭,看見鐘樓的鐘面整個消失,上層被棚架團團圍住,已經心知不妙。碼頭平台上約有二十多名身穿螢光衣的工人晃來晃去,狀甚閒逸,鐘樓內部則被帆布蓋著,只見裡面傳出燈光,傳出陣陣機器運作的摩打聲,不曉得有多少人在內動工。

晚上十時仍然進行拆卸工程,顯然不尋常。基於噪音考慮,一般工程不可夜間進行,除非已獲政府授予許可證,而這個許可證必須張貼在公開場所供市民查核。同時,在工程進行期間,地盤須駐有安全主任和環保經理在場監督。百多名示威者聚集在地盤入口外面,要求出示許可證,幾經交涉,地盤負責人終於勉勉強強把兩份放在文件夾內、懷疑是許可證的物體掛在地盤圍板上,但警察卻架起鐵馬圍成人鏈,禁止市民靠近觀看,根本不可能知道上面寫甚麼,無從查證許可證真偽。

為了觀看許可證,市民繼續與警方交涉。到十一時左右,工人開始拆去鐘樓上層的棚架,正當個別市民懷疑是否奇跡地停手罷工之際,工程機器的聲音再度傳來,證明拆卸工程並非停止,而是已經進入後半階段。情況越趨危急,警方處事腳步卻十分緩慢。直至午夜十二時,警方要林輝以交出身份證資料為條件,施施然遞過一份聲稱是許可證副本的文件,至於正本則仍然在重重包圍下被隔離。根據該份副本,政府批准拆卸工程於兩星期內可以全日廿四小時不停進行,而許可證的簽發日期是十二月十五日,亦即工程即日。

正如朱凱迪所言,依正常程序,工地噪音許可證須申請需時三星期方獲批核,否則就要從特殊途徑經行政會議批准。假如該份即日批核的許可證是真貨,行政會議作出批准的原因就可堪玩味,應向市民交待。在場一位建築師學會成員指出,如果政府發出這種緊急許可證,原則上有兩種理由:一是建築物構造上有即時危險,二是有公眾利益考慮。

天星碼頭運作多年安然無恙,決非危樓,以第一個理由緊急簽發許可證並不可能,剩下來的只有第二個理由。究竟政府基於甚麼「公眾利益」考慮決定緊急清拆鐘樓,還要把工程加速至廿四小時馬不停蹄?無人知道。不應該出現的神秘許可證出現了,應該施工期間全程在場的安全主任和環保經理卻竟然以「朝九晚五工作」為由而不在場,種種違規跡象顯示政府已猴急到不擇手段的地步。所謂「公眾利益」是怎樣界定的?所謂的「公眾」指的又是誰?當大部份民意反對拆毁天星碼頭的工程,政府卻用「公眾利益」為口實霸王硬上「工」,這是否等如以行動否定大部份香港人的市民身份?

待許可證副本到手,吊機的鋼纜早已把鐘樓捆起來,場外有場外抗議,場內有場內順暢工作,一切就像去年世貿會議的翻版。林輝走過來,搭在我肩上道:「政府瘋了,瘋了!」對,也許早就瘋了。今晨新聞報導說鐘樓已被拆卸,放了在躉船上。想起仍在碼頭絕食抗議的朋友,看著要保衛的鐘樓在眼前倒下,大家的心有多痛?今日凌晨聽見一個便裝警員和一個軍裝警員在一旁聊天,「我也不想天星拆呀」。是的,你們也不想拆,但你們做過甚麼,又可有想過自己能夠做甚麼?

也許不應深責,不應追問,小市民早已被無力感包圍。曾蔭權願意為了選特首而腰斬違逆民意的銷售稅,卻不願停止違逆民意的天星工程,皆因看死市民不會在意這種官商勾結的發展模式。政府快刀斬亂麻是為了令市民失去保衛對象,極速擺平事件,塞住反對聲音,但我們可不要被瞧扁了。天星倒下,鬥爭才剛開始,同樣的官商勾結發展模式還在各舊區進行中,觀塘也好大角嘴也好,都需要市民像對天星一般的同等關注。

這不是孤立事件,請不要讓天星白死了。

(昨晚放工直奔天星,未及帶備相機,若編輯部有相關照片,可否代為補上?謝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