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半夜三更照開工,行政凌駕法律

廣告

廣告

我在15号的晚上收到朋友的SMS,说天星的地盘连夜开工,钟楼已经不见了一半;16号零时以后我到了现场,听到砰砰彭彭拆卸声,原来工程真的继续进行。有朋友拿了一份 noise permit的副本,我们清楚的看到原来那permit是有条件的,如:某些工具一定要在有隔音装置,工人一定要用对讲机或手电,不能大喊;可是,我们在现场却清楚听见机器的声音,如果用了隔音设备,我们不可能听到这么大声、而现场的工人也没有使用通信工具,也有朋友看见工人开工时没有安全带。有人向现场的警察投诉但警察不受理;凌晨三点左右,有现场人士报警投诉噪音,警察到场后,警察也不愿受理,更说里边有许可证;现场人士向警官解释了细节,警官仍然不受理;有现场人士问:系唔系依家系政治决定,override一切法律。不知道那警官是否鬼怕后尾枕,说了一句:呢位先生讲得无错!

早上八时四十分,钟楼开始被迁移;八点四十五分,整个遷离;当我大喊,唤醒绝食的朋友,在场警察非常紧张,都跑到地盘的出入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