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遐想可免, 夢想永存: 記第一次天星人民規劃大會

廣告

廣告

過去一個星期, 因為工事, 在參加完追捕孫明揚行動後, 第二天就飛到新德里開會, 無法參加保衞天星的行動, 深感遺憾.

昨天回來, 就趕去天星碼頭開第一次人民規劃大會, 打聽過去一個星期所發生的一切. 身邊的朋友都處於一種緊張的戰備狀態, 大家的手提電話都被截聽, 重要事情都要用最原始的口傳口的方法.

一到天星, 就捉著阿周問有關規劃大會的背景, 他說因為天星的主題是人民規劃, 又希望連結各人民規劃運動, 所以就想出規劃大會的方法. 有百多位出席的朋友.

第一個環節是灣仔喜帖街重建項目的街坊, 亦是香港第一次有市民提出另類重建方案的社會運動. 雖然失敗, 卻凝聚了一班政治意識非常高的街坊, 他們有很強與政府官員周旋的經驗, 希望與其他舊區街坊分享自己的抗爭經驗.

接著土木工程學者兼長春社成員熊永達向大家介紹他一個多月前向政府提出的另類發展方案. 他還講了很多專業界與政府互動, 被政府 "耍" 的情況.

所謂的三大公眾理由

到目前為止, 政府拆天星的理由有三, 而三個都不成立:

1. P2 公路: [據熊說, P2 公路會影響到碼頭, 但卻影響不到鐘樓 , 它的位置在鐘樓旁(見於規劃圖)]

2. 於天星地底建機鐵迴旋處, 使列車調動快幾分鐘: [熊指出, 因為機鐵地基很深, 不會影響鐘樓. 他深要求政府提交相關數據以制定另類的方案, 但問了好幾個月, 政府都拒絕提交, 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回應他們的訴求.]

3. 污水出水口, 本來碼頭有一個出水口, 但因為機鐵迴旋處擋著, 所以要避開, 而政府設設圖打該污水管放在鐘樓底, 並以之作為拆鐘樓的理由: [熊指出, 只要該排水管移過五米就能解決問題, 完全無必要拆鐘樓.]

這三個理由都是以 "公眾利益" 出發, 但三個從建築工程的角度都不成立. 他提供了其他理由.

鐘樓阻住摩地大廈

中環填海區工程最大一個商業的項目是摩地大廈, 該設計一直受到工程和環保專業界的批評, 包括 1. 它會造成屏風效應, 擋著遮打道一帶行人專用區的空氣流通, 使廢氣難以排走. 2. 它會把中環海旁進一步私有化, 使原來市中心屬於公眾的地方(皇后碼頭和愛丁堡廣場)從地圖消失.

根據塡海區工程的設計, 摩地大廈會由中環郵局, 大會堂停車場伸延至天星, 把整個中環海旁擋著, 雖然影響不到遮打道和德輔道一帶的高層樓宇景觀, 但因為它的造型猶如一道長城, 把立法會, 遮打花園, 遮打道的行人專用區包裹著, 密不透風.

更甚的, 為了疏散人流與交通, 除了沿海的 P2 環迴路, 還會興建一條公路, 在天會堂門前, 橫切愛丁堡廣場. 這條公路一旦興建, 整個代表著中環公共空間和人文文化的大會堂, 就會被兩條大公路(告士打道和新建的摩地大廈公路)切割, 愛丁堡廣場和皇后碼頭的公共空間從此會消失於香港的地圖.

熊永達建議維持現有愛丁堡廣場緊急通道的設計, 把車輛通道引向 P2 和告士打道. 當然, 熊的建議使摩地大廈的空間不能極大化 (maximize).

官商勾結的典範

董建華因為官商勾結的作風而下台, 曾蔭權上台後提出以民為本, 和諧社會, 可是, 從天星一事看來, 整個規劃概念, 滅絶了大會堂的公共人文空間, 圍困了遮打一帶的行人專用空間. 自董建華時代開始, 保護維港行動和環保團體一直都質疑發展主義, 財團利益為中心的規劃, 董建華聽不進去, 現在曾蔭權也聽不進去, 當市民阻著他的去路, 他不單以警察暴力清場, 以 "阻差辦公" "行為不檢" 等無中生有的條例去阻嚇, 滋擾示威者, 更違反環保法律, 要求工程公司加快工程進度, 打碎天星鐘樓, 其官員回應市民訴求時更無恥地說 "不要有遐想" ! 難道市民的要求, 對空間的保衞就是 "遐想"? 這是甚麼 "以民為本" 的態度?

陳景輝引當年蘇守忠說: 民意不值 "斗零". 今天的特區政府竟把民意視為 "遐想", 看來連斗零都不值了!

參與規劃大會的文化界前輩 Jimmy 指出, 當政府連民意都不專重, 以商業利益掛帥, 以殖民式的官威處理專業意見和市民訴求時, 我們花多少時間在另類方案都沒有用, 因為他們連看都不看, 然後欺騙市民說諮詢完結, 沒有反對聲音. 多年的 "斯文" "專業" 周旋都充耳不聞, 結果市民走出來做街頭抗爭, 官員又說太遲了. 我們面對最大的問題是不民主, 假諮詢的殖民官僚體制.

Desmond 說, 造成中環塞車, 是因為多了 ifc 此等巨型建築, 再多一幢摩地大廈, 又會造成更多的交通問題. 為什麼我們要拆去舊的去服務新的, 他笑說, 不如倒轉頭, 拆去 ifc 以舒緩塞車問題!

原人則指出, 天星, 皇后和遮打一帶, 不只是 "香港永久居民" 的地方, 也是外地傭工, 遊客和不同階層的人的空間, 我們應該連成一線.

(因為行來行去, 又沒有帶筆記本, 難以把所有講者的論點在此報導, 希望大家補充.)

後記

會後, 一行十人找地方宵夜, 策劃未來的工作. 離港一星期, 身邊的朋友, 不論有沒有參加絶食的, 都瘦了一節, 每天就睡兩三個小時, 看著鐘樓被毀, 大家都瞓身去爭取, 沒有停下來策劃的時間和空間, 接下來要重整旗鼓了.

正如一週刊所說, 之前的行動像雜牌軍, 亂打亂撞; 我可以預告, 好戲在後頭, 而我們需要更多人加入(有一些朋友正在組織 "本土行動網絡").

曾蔭權政府的態度告訴我們, 真的不能對這些官員有 "遐想", 但是我們有 "夢想", 而這個夢想只會越滾越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