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子路

好管閒事,無的放矢。教導學生不要人云亦云,對建制要永遠懷疑。 網誌

政經

我也打扮成民主英雄──答陳佐洱

廣告

廣告

昨天在電視新聞,看到陳佐洱先生提起我,見到他如此有心,我就不得不回應一下。

他昨天在說:「談到政制問題,我想多說幾句,破天荒在香港提出雙普選目標,是在我們正在開會,莊嚴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堂。」他續問:「如果我沒有記錯,現在有幾個把自己打扮成民主英雄、鼓吹民主的英雄,當年在全國人大通過這個基本法的時候,在那麼多香港和內地的起草委員,起草《基本法》提出雙普選這個最終目標的時候,他們在做甚麼呢?」

我聽到他這樣一問,我就知道,他記起我來了。我跟很多香港的市民一樣,都「鼓吹民主」,近年的爭取雙普選的活動,也總不會少了我們的一份兒,至於當年起草基本法、提出雙普選的時間,我在做甚麼呢?既然陳先生這樣一問,作為「把自己打扮成民主英雄」的我,自然就很樂於回答了。

按陳先生說,十六年前中央已就香港實行雙普選有了共識。在這個「在做甚麼」這問題上,我得認真的想想。

十六年前,就是一九九一年,一九九一年的我,正在唸中三,很緊張的為升中四作好準備。當時仍然是一個中三激烈淘汰的年代,我唸的學校有八班中三,但中四只有四班,如果希望原校升讀中四,我必先要努力學習。

除了為了升中四,作為「把自己打扮成民主英雄」的我,自然要好好的裝備自己,多了解中國的歷史及文化。可惜,殖民地的中國文化教育內容空泛薄弱,尤記得當年除了中國語文及中國歷史,其餘科目皆以英語授課,教授的內容也流於空言泛泛。

不過,那時的我,已經要立心「把自己打扮成民主英雄」了。原因非常簡而清:六四。

一九八九年六四屠城,我正初入中學,在新聞看到的,是一個極權政府如何殘殺爭取改革、更爭取民主的人民,學校的老師為了讓我們明辨事非,決定支持罷課,但罷課不是放假,而是全校動員,一起把當時的新聞剪下,郵寄進入內地,突破新聞封鎖。在當時,我已經「把自己打扮成民主英雄」,為的不只是香港,更是神州大地!

六四以後,我更認識一九九七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的事,主動了解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陳先生,我家裡仍舊珍藏著《基本法(草案)》、《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等一系列的文件,我當時也希望可以為香港九七後的民主盡一點力量,可惜我當時年紀仍少,自知有很多不足,故此努力讀書,希望有機會為香港民主而努力。

然而,所謂「回歸」,並沒有在實質的意義上把民主回歸到香港人手上,十六年過去,甚麼循序漸進,也有很充分的時間了,可是,香港並未有體現民主,就連我們提出對民主的訴求,也會遭到訓斥,真叫人難堪!

陳先生,當年我們這些「把自己打扮成民主英雄」的人,也有為民主而努力,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text/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