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澳門五一:未到終點的遊行

廣告

廣告

編按:澳門朋友寄來文章,報導澳門五一遊行,值得一看,在衝突畫面外補充一點資料。

「沿路所見,警方確是有備而來,遊行所經之處的街頭巷尾都有警員駐守。與常見的遊行歡迎市民沿途加入不同,澳門51遊行幾乎一開始就已經以強勢警力將遊行隊伍分隔數段拉開距離,所有市民只能出不能入,並分批驅趕遊行人士進入巷弄及威嚇市民離開現場,不得停留,尤如對待暴民的戒嚴。」

三巴仔 2007.05.02凌晨

澳門的51遊行,在發生警察開槍事件後,警方強力阻擋遊行隊伍前往市中心,將遊行隊伍分隔數段圍在半途,並封鎖附近路口,分批驅散遊行市民,在晚上八時驅趕完最後一批市民後由警方宣告結束。

由澳門博彩建築業聯合自由工會、職工民心協進會、清潔員職工會、職工聯盟、物業管理員職工會、家庭團聚促進會等六個團體發起主題為“反貪腐、保民生、削外勞、除黑工、安居樂業、家庭團聚、構建和諧社會”的遊行,原訂在祐漢公園集合,下午兩點半出發經提督馬路、沙梨頭海邊街、新馬路、南灣大馬路,往政府總部後,再折返南灣大馬路,經友誼大馬路往中聯辦,然後經羅理基博士大馬路、南灣大馬路、新馬路,在議事亭前地靜坐。結果,遊行最終只能走到沙梨頭海邊街,便不能再前進,始終未達終點。

近幾年的澳門51遊行,每次都會發生衝突,尤以近兩年為甚,衝突規模越來越大。警方和本地主流傳媒亦據此在事前事後大肆渲染遊行的 “非理性”過程以及暴力氣氛。以下是本人對整個過程的觀察和採訪,以解開衝突之謎:

澳門警方雖然強調本澳居民有遊行、示威的權利,但所有活動應該在依法、守法的大前提下進行。所謂依法、守法的大前提,是遊行必須遵循警方所定的路線行進,亦即遊行隊伍絕對不能經過商業中心區新馬路一帶。本地主流傳媒、親政府議員和社團也反覆強調遊行經過新馬路會招致巨大的經濟損失和影響澳門旅遊形象。

但是,民主派議員吳國昌表示:平常日子的新馬路對很多來自北區的基層民眾而言並不是一個自在的空間,在遊行中經過新馬路具有很大的象徵意義。來自公職系統的土生葡人直選議員高天賜今次亦有份參與遊行,他講得更直接:如果警方話影響其他市民,不如叫發起團體去石排灣(郊野公園)遊行啦。遊行發起團體之一的職工民心協進會總幹事黃沛林表示:遊行就是要表達訴求,要經過市中心引起市民關注,警方其實非常清楚主辦單位的堅持,但仍然以遊行路線為由引發衝突,以便傳媒可以再次大幅報導遊行不理性、不和平。旁邊一位市民插話:咁樣第日愛暪日報(當地一些人對本地第一大報澳門日報的稱呼) 咪又可以大作特作,等澳門人唔使留意遊行的正當訴求囉。

沿路所見,警方確是有備而來,遊行所經之處的街頭巷尾都有警員駐守。與常見的遊行歡迎市民沿途加入不同,澳門51遊行幾乎一開始就已經以強勢警力將遊行隊伍分隔數段拉開距離,所有市民只能出不能入,並分批驅趕遊行人士進入巷弄及威嚇市民離開現場,不得停留,尤如對待暴民的戒嚴。遊行隊伍遠未到達,已有警員以維持治安為理由要求沿途所有營業中的店鋪拉閘關門,製造恐怖氣氛,但事實是,在防暴警察全副武裝配以警犬、胡椒噴霧、水炮車等強力攔阻下,遊行隊伍能順利遊行的可能性很低。

現場所見,由於沒有人帶領叫口號,遊行民眾除了情緒激動地訴說各種不平:黑工泛濫、土地低價批租、不信只有歐文龍涉貪等等,訴求可謂五花八門。行動其實相當溫和,只是靜靜地步行,絕對沒有破壞沿途任何物件,或者衝擊任何店舖,更沒有主動挑釁警員,只有在遊行受阻時,合力往前推,並在受到警察的衝擊時,隨手丟出水樽,以及少量的雞蛋。

遊行隊伍偏離警方所定的路線後,行至沙梨頭海邊街,大約下午四時多已被警方前後包抄,進退不得,分批驅散,並強行宣佈遊行結束。一如警方的佈置和主流社會的預期,今年澳門的51遊行,又一次在 “非理性”、“非和平”的情況下結束,並開創了未達終點的先例。可以預期,明年假如還有團體申請51遊行,警方肯定還是會以遊行路線的技術障礙,輔以強大警力,增加順利遊行並提出清晰訴求的困難度。未知的是,明年會否進一步將遊行驅散於起步點。

遊行結束後,我趕往水佬榮骨煲與家人會合聚餐。媽媽說起,與遊行起步同一時間,她應朋友之邀去北區黃金酒樓參加工聯的51聯歡午宴,席開五十,並有抽獎活動。

其他照片:

P1020269

P102022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