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我為何撐中大學生報編輯們

廣告

廣告

各位中大校友:

作為中大校友評議會民選常委,以及書院校友會常委,中大前度教職員,在這類「有損校譽」事件上撐學生報,或許不尋常,但我最後決定站在支持學生報的立場。我這個立場,不只基於我對政治、宗教信念,更重要的是,中大日後在國際化大形勢下,如何立足。

我承認《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編輯用字或許低俗,但我同樣要引用美國最高法院法官John M.Woolsey對愛爾蘭裔作家James Joyce的巨著Ulysses尤里西斯判詞所道:「即便在許多地方,《尤里西斯》毫無疑問地令人有作噁的感覺,但是全書無一處是要刻意淫穢的,因此,《尤里西斯》應當被允許進入美國。」而今天,尤里西斯是不少學者需要研究的英語文學巨著。

《中大學生報》的編輯只是眼高手低,但品味低俗與刻意淫穢是兩回事,而《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出現,肯定無刻意淫穢的企圖。純粹以低劣手段挑起不正常的性欲,與正確探討性別問題,應當清晰明確區別出來。如果我們校友,以至審裁色情刊物的人不懂得,那我們還可以稱作well-educated的人嗎?

而近年中大常講要國際化,如果這件事,中大校友評議會常委有人動議要譴責,中大校方有人要懲處,只要這件事被英語媒體報導,足以令中大蒙羞,國際化破功,因為在西方,大學生作為成年人,自行出版刊物談性,已非有損校譽,干預言論自由才是損害校譽。試問海外學生,誰願意在一間思想水平如此守舊的大學做交換生?要國際化,就要在寬容上,與國際先進水平看齊,才是有意義的。更何況哈佛、耶魯、芝加哥大學等頂級名校,也有學生出版情色刊物,但校方何曾制止?

最後,我可以聲明在先,倘若中大校友評議會常委有人動議譴責學生報,本人定必發言反對,並投反對票。在現今中年人的保守思維下,本人難免成為西方經典電影《十二怒漢》(12 Angry Men)中,那位力排眾議的陪審員。但我並不介意,去做這個角色。

香港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
民選常委(2006-2008)
黃世澤

2007年5月10日,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