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在有損校譽?

廣告

廣告

刊於2007年5月12日,香港《星島日報》
本文授權香港《獨立媒體》轉載

鳴謝香港中文大學校友事務處為校友評議會常委預備齊備的newspaper clipping

《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內容引發爭議,最後有人向影視處投訴,而中大校方紀律
委員會亦討論過這件事,決定以有損校譽為理由,對《中大學生報》全體編輯委
員會成員發出嚴重警告,並禁止《中大學生報》在中文大學範圍內發行。
筆者作為一位在行內打滾十年以上的傳媒人,亦承認《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用字
品味有點問題,不過這問題肯定沒有十多年前中大的小報《小門報》大,在筆者
仍在大學讀書時,由同志文化小組出版的《月事》等惹人爭議,更不要與根本意
在侮辱他人的「新亞桑拿」標語相比。除了「新亞桑拿」過了點火位,其他的小
報也不見有損中大校譽,當時中大校方也沒有採取行動,反而保持寬容的態度,
中大校方何時把過往的寬容傳統放棄。放棄傳統本身,已是校方損害中大校譽的
行為。

哈佛耶魯有色情刊物

不過,對一所大專院校而言,有損校譽並不是學生的一些低品味行為。長春藤名
校,包括哈佛、耶魯,都有學生在校內編印色情刊物,還有學生自告奮勇成為裸
照模特兒,但這不僅沒有損害哈佛、耶魯的聲譽,反而鞏固了這些學校的歷史地
位,因為一所大學最重要,是兼容的精神,不論新舊的想法都可以容納在一所院
校之中,這就是大學的校譽。像五四時代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既容得下胡適、
陳獨秀等人,亦容得下被稱為一代怪人、思想保守,但能用流利英語大談儒家道
理的南洋儒家學者辜鴻銘。

校方心胸未達國際化

而中大校方這次不理三七二十一,要懲處《中大學生報》編委,禁止《中大學生
報》發行,正正顯出中大校方本身,並沒有寬容的精神,相反有強硬打壓不同人
士聲音的傾向。在海外,如果校方這樣做,恐怕會引發罷課事件,甚至校長倉皇
辭職,而相關的紀律委員會委員的學術聲譽亦蕩然無存。這件事若然傳到海外的
大學,優秀的學生恐怕亦不想在這種大學做交換生,對中大的國際化造成沉重打
擊。日後如果有交換生,在中大出版色情刊物,以校方這種做法,隨時不只令中
大蒙羞,更可能令政府標榜自由開放的亞洲國際都會失色,這又該當何罪?

事實上,中大校方的做法,正正把不少校友,推到自己的對立面,本來筆者對《中
大學生報》情色版的用字品味有保留,但去到這個階段,亦不得不參與聯署,反
對校方的決定。而不少校友,亦像筆者般,在校方作出決定前後,去到《中大學
生報》一邊去,因為作為愛護學校的校友,實在不能夠對校方損害學校聲譽的做
法坐視不理。

這次事件中,欠校友一個道歉並非《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用字品味差,筆者相
信其他讀者自有批評公論,而以筆者在學生會代表會的經驗,代表會的一眾委員
亦會提出質詢。但校方置大學海外聲譽於不顧,草率作出如此決定,就一定有損
校譽。既然損害校譽是大罪,那校方不是應該向公眾道歉嗎?

但可以肯定的是,由這件事上,可以反映出校方的心胸,還未為國際化做好準備,
如果校方還奢談甚麼國際化,只會惹來四方君子的恥笑。
(作者本身也是香港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民選常委,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校友會常委,本文僅代表個人意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