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為自己掘墓嗎?

廣告

廣告

原刊於2007年5月12日香港《蘋果日報》
作者授權香港《獨立媒體》轉載

在1933 年5 月10 日,一群德國年輕人在納粹黨的宣傳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的煽動下,將猶太人、左翼分子及一些思想頹廢的著作,由圖書館拿到廣場裏去燒,這正是歷史上有名的納粹焚書,展開了納粹黨迫害異見分子的序幕。而毫無疑問,情色作品助長「頹廢」思想,亦在焚燒之列。

何其諷刺的是,當德國人在每年5 月10 日都舉辦活動,警惕自己不要再犯納粹焚書的錯誤時,香港中文大學紀律委員會在2007 年5 月10 日,以《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內容有損校譽為理由,對《中大學生報》編輯委員會成員作出嚴重警告,並且禁止《中大學生報》在校內發行,中大校方只差在沒有將《中大學生報》拿到百萬大道那兒燒。

容忍低俗是捍衛自由

《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內容和用字品味或許低俗,不過容忍低俗,是捍 自由的重要一環,因為歷史上實在有太多壓迫言論自由的做法,是由禁制低俗言論開始。在公元380 年,當時羅馬帝國皇帝Flavius Theodosius 就指非基督徒都是令人惡心、愚蠢和盲目的,又把所有非基督徒列為瘋子,自此展開了歐洲長久宗教迫害的序幕,除了希臘文明被這股近乎文化大革命的愚昧思潮毀掉,更令歐洲精神文明進入長久黑暗時期。而維持「品味」,正成為了獨裁者清除異己的最佳藉口。

有一群啦啦隊在吶喊

大家想像一下,如果公眾縱容中大校方,以品味為藉口,打壓學生言論自由的做法,之後會有甚麼後果。之後校方,以至其他反對民主思想的人,就會得寸進尺,用類似的藉口,把一個個自由派學者和學生掃除出中大以外,那時中大還談甚麼思想自由學術自由?

一如羅馬帝國皇帝,在大規模摧毀希臘神廟時,有 一群狂熱的基督徒和教會主教的協助。現時香港打壓言論自由的做法,一樣有一群狂熱教徒吶喊助威,大家看這次,舉報《中大學生報》的是與明光社有關的牧師。而在打壓香港電台的《鏗鏘集》事件中,扮演啦啦隊角色的,同樣也是明光社那幫人。西方壓迫異見的歷史,很不幸在二千多年後的香港,原封不動地重演一次。

納粹黨瘋狂燒書的一幕,傳到美國人的眼中,令美國人對書籍審查制度大為警惕,在1933 年,美國紐約地方法院法官John M. Woolsey 對愛爾蘭作家的英語文學名著《尤利西斯》(Ulysses)被禁的司法覆核中(United States v. One Book Called "Ulysses")指,這本書有部份內容或許令人惡心,但沒有一處是刻意淫穢的,在同樣1933 年,認為這本書應當受《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條款(First Amendment)的保障,准予入口,扭轉了美國查禁書籍的歷史。John M. Woolsey 所講,正是他對人類查禁書籍歷史的總結,以及戈培爾焚書的強力回應。

時刻有言論自由威脅

《基本法》第23 條立法的威脅沒有了,但對言論自由的威脅時刻存在,包括以宗教、道德之名出現。為不要再犯七十四年前德國人為自己自由掘墓的錯誤,我們沒有支持中大校方的理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