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皇后戰訊五月廿五日──笨蛋!這是行政暴力!

廣告

廣告

有些人就是分不清何為行政主導與行政暴力,行政主導是需要認受性的,這種認受性可以透過選舉和/或論述去支撐,譬如說,美國的反恐戰爭,除了民選制度外,還有「反恐」論述生產出來的「民意」。

九七前,香港的行政主導主要透過吸納社會菁英、諮詢架構來取得其認受性;當然背後還有殖民的暴力在運作。可是,曾蔭權於皇后碼頭的所作所為,卻一手摧毁了其諮詢架構,以行政暴力取代行政主導唯一的建制支柱;在論述上,搬出古生物學作為歷史價值的標準,更顯其無賴愚民的本色。

不要雙贏要三輸

政府以為自己贏了,其實是輸了,還輸得很徹底。

本來保育積極份子一直以來都不大相信建制遊戲,這次我們卻破天荒,把評定皇后價值的任務交予百分百由政府委任的古物諮詢委員會去評審,這是由於我們看到古物古蹟辦事處的報告,保持了專業的誠信。結果,皇后獲評一級

我們又積極地參與了規劃署組織的中環填海區設計諮詢,認真地討論,在場100個參與者中有大部份支持原址保留皇后碼頭,更有建築師即場根據參與者的意見,畫了一幅既能解決排水溝問題、又能使碼頭靠水、更能原址保留的設計。

我們甚至放棄政治成見,與民主黨、社民連、民建聯、工聯會和獨立議員會面,向他們解釋皇后的價值、中環填海區的規劃等問題。很多慣於街頭抗爭的跟我們說,游說是沒用的,但我們還是希望這事情可於建制遊戲裡解決。立法會開會前一天,電郵組傳來曾蔭權自己出手做游說,三個本來會投反對票的議員受到很大(來自政府和政黨)的壓力。結果,立法會財委會工務小組通過了撥款。

同日,何志平出來當小丑,搬出「古生物學」作為不推薦皇后碼頭成為法定古蹟的其中一個理由。這裡單舉幾個例子:一.屏山鄧氏文物館,它於古物諮詢委員會裡被評為二級,卻獲推薦為法定古蹟;二.石硤尾美荷樓,因為其社會史價值被評為一級,沒有政治象徵性,沒有古生物學價值,亦獲推薦為法定古蹟。肥何臨離開政府前,為行政暴力食了隻死貓。

此外,目前中環填海區規劃仍在諮詢階段,要到年底才結束,已有建築師推出了內陸湖(lagoon)方案,但政府卻無視諮詢的過程,要以先斬後奏的方式,拆散皇后碼頭,欲製造既定事實,那麼這個諮詢算是甚麼?不是再一次地愚民嗎?

這個笨蛋離行政主導越來越遠

本來,若政府能在古物諮詢委員會的評級下,以原址保留為前提,妥善尋找另類方案,就能達致保育與發展的雙贏,更保住諮詢架構、立法會制度的認受性;可是,曾蔭權卻選擇了三輸,輸掉了民意/專業、輸掉了諮詢架構/立法會、以暴力取代共識下的行政主導。

最近,魯平於北京評論香港政治,說香港未能正式落實行政主導。可是他只看到問題的表癥,卻不知其病因,亂下藥方破壞香港政治討價還價的空間。回看董建華時代,因為商界主導、用人為親,完全破壞了香港的菁英專業吸納制度、使諮詢架構無法回應吸納民間反對的聲音,結果落得百萬人上街了。

現在,在曾蔭權的公關政治下,主流媒體失卻了其探熱針的功能,加上放棄討論與講理的行政暴力,把原來可以討價還價的空間破壞。這結果,只會迫使更多人埋身肉搏。

這個笨蛋離行政主導越來越遠。

(註: 圖片為建築師發展保育關注組的原址保留設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