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街市的學問: 舊灣仔街市檔主談新街市設計

廣告

廣告

作者:珍姐 輝哥 司徒(灣仔舊街市檔主)
攝影:謝柏齊
整理:灣仔市集關注組 

  賣菜的輝哥說:「設計一個街市的關鍵在於routing(路線),或者就是一個問題:買完魚如何買菜?」聽了灣仔舊街市的檔販們對新街市大厦的批評,便會明白為甚麼要有「人民規劃」:在某個空間裏過某種生活的人,最知道那種生活需要甚麼樣的空間來承載;知識,來自生活經驗。那麼,還有誰比街市的檔販們更清楚,街市的學問?四月二十三日,灣仔區議會和負責營運新街市食環署的職員組織了兩場新街市考察,下午的那場大部份的舊街市檔主都有出席。五月二日檔主和灣仔市集關注組討論新街市的問題,由關注組做紀錄。

在商場買餸?新街市的設計
  灣仔新街市大厦位處緊貼華置物業尚翹峰(The Zenith),據食環署職員和檔販們所說,新街市也是華置設計的。新街市分別有灣仔道、交加街和皇后大道東三個出入口,另有一個貨物起卸出入口在太原街。新街市分三層:地庫、地下和一樓。地庫原本用作「安置」太原街和交加街的檔販,但由於遭到強烈反對,於是將會改作社區用途。如果從灣仔道街市正門入地下,右邊將會賣熟食,左邊是十四個魚檔和七個肉檔(是的,賣熟食和鮮肉在同一層,奶茶咖啡香裏將有血的咸腥)。一樓賣的是菜果和乾貨,有九十八個小檔,兩個大檔。其中在扶手電梯旁已建好的檔位被圍板包圍(圖一,圖中檔位將被拆卸改建茶座),食環署職員謂這些檔位將被拆掉,改作露天茶座(室內露天茶座?)。不同用途的檔位的大小和設備稍有不同(例如賣魚的要有水池),但除了過道盡頭轉角的檔位只有兩堵牆外(圖二),基本上都由三堵高牆組成一個長方盒形,只有一個開口面向顧客(圖三)。怎樣看,這些檔位都比較像店舖,再加上「露天」茶座──這到底是街市還是商場?。
   
搭電梯買條菜,入不了貨的貨(車立):新街市的設計問題
  舊街市的檔主大部份賣蔬菜和生果,他們對被安排在一樓十分不滿。要由地面直上一樓,只能從灣仔道入口搭很陡的扶手電梯或子彈電梯(圖則上寫的是‘bullet lift’。果然是個商場!)。灣仔道附近已有不少賣菜的店鋪,如果一個人能在街上買菜,為甚麼還要搭電梯上樓買菜呢?除此之外,整層的設計十分差劣:賣菜的司徒說,只有一部上一樓的貨(車立),而且小得容不下一個大的手推車,這樣上落貨一定會做成混亂,引起爭執(話說考察當日關注組成員也和四哥和其它四、五人等一同逼貨(車立),好笑的是當四哥問食環署職員在這麼小的貨(車立)如何用大手推車入貨,職員回應說,摺埋架手推車咪得囉)。

  設計新街市的人除了不知道甚麼叫「入貨」,大概也不知道怎樣賣菜。輝哥批評檔與檔之間完全隔絕,空間迫狹,不夠開揚。請注意「迫狹」不等於「空間小」。輝哥在舊街市的檔位所佔的空間,就是他的貨物所佔的空間(圖四); 這個空間的大小和形狀每天也可能不同,而它的邊緣是輝哥和隔鄰的約定。新街市檔位的「迫狹」來自密封的高牆:設計者通過高牆宣佈這個空間的紀律,限制了檔主運用空間的可能。

  珍姐又指出,一個街市要生意好,一定要讓顧客方便和選擇多,一個只賣菜果的街市是沒有人會光顧的,要魚肉菜果混雜才能成「市」。再者,新街市的店鋪式設計,前面的檔位阻擋後面的檔位,不能讓顧客一覽無遺(一覽無遺的舊街市,圖五)。而如果一個顧客能在最近電梯的檔位買到所需,他/她是不會走到這層的角落去買菜然後再原路離開的(請不要忘記由街道直上二樓的通道只有兩個,而且位置相近)。這樣一來,近電梯口的檔位租金一定較貴,會引起檔主之間的惡性競爭(難怪「露天」茶座佔的正是扶手電梯旁最好的位置)。

  一眾檔主們都希望能搬到地下和魚肉檔一起經營。考察當日檔主們曾問食環署職員可否把熟食區改成菜果檔,職員當時便以「節省資源」等等理由否定這個可能性。但其實熟食區的原本設計是雞檔,但後來因衛生問題而取消;考察當日熟食區的工程未見雛形(圖六),要改動的話,應該比拆掉檔位改建茶座容易得多。熟食區有交加街、灣仔道兩個出入口,出入便利;比起賣三元一袋蒜、六元一斤薑的菜檔,熟食店應該更有能力支付更高的租金……這個街市到底為誰而建?檔主們從臨時街市被安置到今日的舊街市經營,生意僅夠糊口,但也死守十年,為的就是當年政府為他們建「一個更好的新街市」的承諾。

街市的學問:舊街市檔主們的要求

  檔主們反對遷入新街市的原因很簡單(圖七),像考察當日賣菜的陳婆婆說的,搬又死,唔搬又死。由一班不買菜也不賣菜的人設計的街市,只會扼殺街市的生活。檔主們針對新街市的設計提出了要求,如果這些問題能得到解決,他們是樂意搬入新街市的:一,讓菜果魚肉同在地下擺賣。珍姐強調不接受食環署職員「先搬上一樓試吓再搬落地下」的建議,這種安排的後果是搬了上一樓做不了生意,但搬到地下的承諾不會得到實現,但到時她再不能搬回舊街市;二,拆除檔位,在地上劃出檔位大小,讓檔主自已佈置空間;三,設四個月至半年的免租期,視乎生意好壞再決定鋪租。(現時舊街市的租金由七百至一千多元不等,包水電;但新街市的租金單是冷氣費便要一千元,再加上水電費,保守估計每月要花五千元。)這些要求,再卑微不過──難道希望生活安穩,兩餐溫飽也太過份?

  空間形塑(shape)人的生活,人按自己的經驗塑造生活空間。一個不能營運的街市大厦是誰設計的,是怎樣的空間和生活,令到這個設計者無知得以為自己能設計一個街市。可能是只有四面牆的冷氣房。沒有人能知道現實的全部,但起碼可以知道生活的多元。原來這個城市的建設者不懂的,不單是街市的學問,而是生活本身。

(photo from http://en.wikipedia.org/wiki/Image:HK_Wan_Chai_Market_n3.jp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