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中國女工──新興打工階級的呼喚》介紹/書評 作者 潘毅

廣告

廣告

《中國女工──新興打工階級的呼喚》介紹/書評 作者 潘毅

報章雜誌電視電台每天也報導國家發展多麼強勁,背後的推動力是甚麼?我相信一大部份是源於數以千萬計的農民走到城市工作,為國家創造財富。自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政府大力引入外資,振興面臨崩潰的經濟,港人當時就做了北上投資的先鋒,大規模建設工廠,替內地賺取大量外匯同時創造無數職位,漸漸中國就背起世界工廠的任務。當然,我們注視並驚嘆這二十年來中國迅速發展,但似乎沒有留意那群工人所受的影響,無論是心理上,健康上和家庭上。本書的作者潘毅早於大學時代已經關注中港女性工人的生活。她深信只有參與才算得上了解研究議題,於是她就親身在深圳的流星廠當上打工妹,呈現當中一群打工妹的日常生活,身份建構過程,反映她們在國家政策、父權制度和跨國資本的三重壓迫下,如何塑造出打工妹這個身份,和如何運用身體進行抗爭。

跨國資金選擇中國投資,就是看中其生產成本低,不論是土地還是工資。中國政府在擁抱與國際接軌之際,利用僵化戶籍制度,令這群打工妹無法在城市享有居住、教育和醫療等權利,城市就不用負擔她們的生活,完完全全地榨取勞動力。她們每天至少十小時的工作,換來的是每月幾百塊收入。然而,這些收入比農村耕作多幾倍,加上她們夢寐以求到城市生活,種種因素足以吸引她們離開家園接受枯燥和任由管理層控制的工廠生涯。不過,在父權制家庭文化之下,她們一般只會在城市打工數年,到廿五六歲就會結婚,返回農村。

她們的黃金時期在工廠度過,得到工資以外,還得到一身病痛,在作者作研究的工廠,工人會接觸大量化學和電子物品,疼痛經常折磨著她們,有一位還曾發噩夢和在睡覺時尖叫……

她們受盡制度和文化上的欺壓,那麼,她們有沒有反抗?作者在文中說道:「她們是『機靈而反叛的身體』,時而公開、時而隱蔽的對抗著霸權」。打工妹會因為加班聽不到收音機或是因為爭取更多加班費而讓工作慢下來,因為經痛可以短暫離開工作間,也會透過幻想偶像而使精神投放於外面世界,超脫生產線的種種控制。我們看不到傳統的集體罷工反抗,卻從她們日常生活的抗爭了解她們挑戰工廠種種的規則。老實說,現在本地的打工仔又何嘗不是這樣,只不過換換形式而已:在辦公室替老闆上司改花名,「蛇王」,在辦公時間談私事……

作者認為打工妹把自己轉化為社會的行動者,用以抵抗市場力量和國家政權。這群被壓迫者不能集體反抗,也不會施行革命,只能手持「弱者的武器」,每天透過痛楚和僭越工作規則等抵擋種種規訓。作者描述這些微型反抗之際,同時採用宏觀分析,嘗試用父權制和戶籍制的力量解釋打工妹的處境。但採用宏觀分析就很容易蓋過性別等議題,作者似乎遊離於兩套分析,而未能好好掌握分析的落點。此外,究竟打工妹在工廠內的反抗能否製造作者所說的「社會的革命」,能夠挑戰種種控制?究竟她們的痛楚能否顯示對整套制度的不滿?我認為有所保留。

在整個生產過程中,香港人的角色有兩個:消費者和管理人員,好像沒有染指生產線工作,但我們絕不能說與我們無關;我們實應知道每天使用的產品到底是如何被製造出來的,反思一下應否讓罔顧工人健康的生產方法繼續下去。事實上,香港人一直有關注內地工人的工作保障,2004年到2006年惠州的超霸電池廠工人集體中鎘毒事件,不少本地團體(如全球化監察、職工盟等)密切關注甚至參與支持工人的維權行動。

的確,中國在追逐全球化、現代化之下,犧牲了一班受盡制度剝削的年輕打工女性。如果你想認識農民工,認識當今國家經濟運作,本書絕對是入門的不二之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