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佳三次方

廣告

廣告

第一次看到《福佳始終有你》這幾個字,是在《獨立媒體》的首頁上。早一陣子「中大學生報」事件鬧得很大,我很氣怎麼香港保守得這樣可怕;所以,看到「福佳」兩個字,我還以為是明光社的什麼福音之類的,連按進去也省了。也因為在台灣的時間長了,儘管國語還是很爛,但看到中文字時腦海產生的是國語讀音,所以沒第一時間領會到「福佳」這兩字抵死之處。

智障愛國教育
後來,上網查查看「中大學生報」的事件發展,看到有人將聖經送檢,連結到林忌的「每日一膠-荒謬的香港」部落格,才誤打誤撞的看到《福佳始終有你》。製作認真、歌詞啱音、畫面滿分,連看三次後,卻發現自己脫節了,搞不懂為什麼是「碌豬」?馬力為什麼是主角?搜索到原曲,發現填詞的竟然是陳少琪,唉,我一廂情願的想,為什麼填得出《天問》和《今天應該很高興》的人,竟然會寫出《香港始終有你》這種東西,是人格分裂麼?還好,查證一下,《天問》和《今天應該很高興》都不是陳少琪填的,看來我要把記憶中的達明一派跟陳少琪分開一點。恐怕,今後再聽《禁色》和《惑星》,味道會變。(哎唷,扯開話題了。)好不容易抵擋住視窗右上角小叉叉的誘惑,艱苦地把《香港始終有你》聽完,再去找馬力的新聞看,才了解到事件的脈絡。

我不擔心香港的教師政治立場太激進,剛好相反,只怕他她們沒種。教改呀、自評呀、外評呀,無論上層提出多荒謬多無理的要求,一概照單全收。還不只,他她們最會揣度上層的要求,偏偏又笨拙拿捏不准,上層要求「一」,下層逢迎做夠雙倍來表示忠心盡責。教統局的下線是校長,校長的下線是主任,主任的下線是教師,三層下來算一算,二的三次方等於八。得到教統局蓋個小白兔後,高興得如撿到餐後剩菜的小狗。七八十個同事當中,難得遇到過一個有主見敢言的。結果呢?他在教改最「興烚烚」時提早退休。當然,這只是我的個人經驗。

怎麼會扯到這裡呢?因為我想起愛國教育。話說教統局當年有什麼公民或什麼道德教育之類的評分,有天校長照例掛著難辨真偽的笑臉,在全體教師面前褒獎訓育組的組長做得好,教統局在這一環節給予好評。是什麼活動呢?讓你猜。答案揭曉,是每月一次升國旗。你大概會想,升國旗而已,沒什麼嘛,也沒爭議性。我不曉得現在教統局的指引裡,有沒有規定學校一定要升國旗,或修飾一下用語「建議學校考慮將升國旗納入早會項目之一」(還記得二的三次方嗎?)問題是,我當時任教的是中輕度智障學校,升旗時負責的是中度智障的學生,任務是使用各種方法令學生乖乖站立不作聲,讓升旗過程不受干擾。我所教的一班人數雖少(只有九人),陣容卻鼎盛,有身懷絕技能勝任演出《Prison Break》任何角色的二人組、有能摘下任何人眼鏡的亞洲第一快手、有三更五時怪叫的真人版《天線得得B》等等,平常在教室他她們都有可愛的一面,但要站定默不作聲兩三分鐘,跟福佳轉性認真為香港人做點好事更難。撇開難度不說,這樣做又有何意義,跟訓練狗隻SIT和STAY有何差別?偏偏,這樣就被詮釋為成功的愛國教育。

但再想想,對像是所謂「正常人」的愛國教育,又有著本質上的差異嗎?

論述遊擊戰
在台灣前前後後兩年多,最常碰到的一個問題是:「大陸收回香港後比較好,還是英國統治時比較好?」在解題前,先說說這邊本土歷史論述的狀況。根據我很粗疏的理解,近幾年台灣本土歷史的論述一直在變化,具體展現新公園改名二二八公園,與及近期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後者我看來像鬧劇一場:民進黨要改名、國民黨反對;教育局嚴陣以待搞開幕禮、市政府閃電特擊拆新招牌;台北市長郝龍斌甚至提出把凱達格蘭大道加注「反腐敗民主廣場」來以牙還牙。你來我往罵來罵去,雙方皆不能以壓倒性的姿態主導論述。

香港呢?有福佳三次方。第一,國家機器生產線全天候開動,經濟上利誘、意識形態上潛移默化,不斷製造有利「中港一家親」論述的條件;第二,九七後主流媒體工作者的「二的三次方」,言論日趨保守親中;第三,明光社和淫褻物品審裁處發功,「中大學生報事件」和檢控互聯網用戶張貼情色照片連結兩件事,不止凸顯香港人的性壓抑和虛偽,更嚴重影響言論自由。最近連獨立媒體異議淫褻物品審裁處的帖子也受到該處的勸喻/警告/恫嚇。

儘管如此,我還是抱有希望。《福佳始終有你》創下多項Youtube的紀錄,三日半就有超過十四萬人點擊,好笑的是比原曲兩個月的點擊總數還高出六倍。有網友在留言板上建議六四遊行是一齊唱,由網上玩到現實,想想也覺得好玩有力。教師的言論容易搞定,網上的言論則不可能禁。我知道,這樣說是過份地樂觀,網上世界並非烏托邦。但看到《福佳始終有你》這種反叛和顛覆,心情愉快,暫時樂觀一下也無妨吧。

勁翔(信報2007年6月4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