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銀河: 娟子之死

廣告

廣告

廣州阿強發來一個採訪,是一位女同性戀者哀悼女友的話。她的父母由於不理解女兒的性傾向,竟將她軟禁半年,導致她自殺。這樣慘絕人寰的悲劇本來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要父母的觀念稍微改變一下,只要周邊的人們稍微寬容一點。

最讓人難過的是,她的父親說:早知道這樣,寧願成全她。您生下這個孩子,辛辛苦苦把她養大,就是為了逼死她嗎?一直到把她逼死您才能醒悟嗎?

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愛情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無論它發生在兩個不同性別的人中間,還是發生在兩個相同性別的人中間。我們所有的人都應當向愛情致敬,為享有愛的人祝福,而不是生生把它拆散,把它踐踏到泥裏,把它毀掉。

世界上已經有五個國家用婚姻的形式為這種愛情祝福,有更多的國家用“家庭伴侶關係”來保護和肯定這種愛情。我們中國爭取同性婚姻立法、對同性愛情的認可還需要多少娟子這樣的犧牲,還要吞噬多少這樣年輕的鮮花一樣的生命啊!

“你走了,我卻不能見你最後一面!”
文/阿強 口述/木頭

我孝順的娟子,自從我們倆的關係今年春節被你的父母知道後,你就被家人軟禁在家,工作也被你的父親打電話辭掉,他們片刻不離的跟著你,“連上個廁所都有人 跟著”。他們逼著你答應找個男人結婚,因為“同性戀是變態的,見不得人的”。為了不讓有心臟病的母親擔心,你沒有選擇離家出走。你知道嗎?那兩個月我是如 何度過的?我天天發瘋似的打你的電話,永遠是關機,你家裏的電話一打通就被他們掛掉。我去過你家,你母親說“你走吧,以後不要再來了。”你父親叫我 “滾”。

被家人軟禁了兩個月之後,你選擇了妥協,你答應了他們,找個男人結婚,然後你重獲自由。第二天我們就見面了,我們抱頭痛哭,有說不完的話......可是,我們見面的事又被他們發現了,他們知道你還沒有“改掉”,你父親憤怒了,又重新將你關在家裏,後來又讓你住到親戚家,像以前一樣“出門、上廁所都有人跟著。”

你留給我的最後的幾句話,寫在白紙上,放在你的枕邊,你說“木,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也不想這樣,請原諒我的自私,上個廁所都有人跟著,這是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們,我們又沒有傷害到別人,為什麼們他們要干涉、傷害我們?”

你用一個刀片為自己二十九年的人生匆匆畫上一個句號。你怎麼這麼傻?你不是說要陪我到老嗎?記得前年耶誕節,我們去杭州靈隱寺抽籤,還說會有愛人陪我到 老,當時我們好高興,怎麼你說走就走了?你將偏見與傷害拋在身後,你相信另一個世界是平等的、沒有歧視的,是嗎?你輕盈的走了,卻留下我孤單一個人......

你知道我崇拜“出櫃”的同志歌手喬喬,你就在她的博客上下載了很多照片列印好,留給我,那是你為我做的最後一件事。你說,愛我,為我做什麼都開心。

你走後,你的表妹告訴我,你母親住院了,你父親說“早知道是這種結果,寧願成全她......”我透過你表妹轉達,希望能送你最後一程,他們拒絕了,沒有人歡迎我......我一個人躲在房子裏哭,還不能讓家人知道為什麼哭......

世俗啊,你為何如此慘忍,讓相愛的人陰陽相隔,我竟然沒有權力送愛人最後一程......

我愛了六年,相伴了六年的娟子,你走了,我卻不能見你最後一面......

你在寫給我的最後幾句話中說“你要好好的、堅強的活下去,答應我,不要去恨他們(父母),他們這樣做沒有錯,只不過他們不理解我們。。。娟子,我的寶貝,你總是對別人那麼包容,那麼善良,為什麼他們那麼痛恨我們的愛情,非要將我們的愛置之於死地呢?

現在,我心裏滿是傷痛,沒有怨恨!

我真的好難過,你的父母都是老師,他們教書育人幾十年,卻沒有教會自己怎樣面對女兒的愛......

娟,昨天,我又去了我們一起租住的小屋,我們所有的合影照片都被收走了,我以為是你回來了,我以為你還沒有走......

你說過的要陪我到老!你怎麼會留下我一個人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