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女性參政與基層關懷」種情晚會 後記

廣告

廣告

十一月九日 Gigi

昨晚與兩位婦女一起到學會參加種情晚會。與會的有婦女工作者、教牧,也有不是關心婦女工作的朋友。

阿靚本來打算參加區議會選舉的,首先分享她的經歷。在議會內和行政會內女性所佔比例仍是少數;而當政和擁有資源者大都缺乏性別意識,於是推行出來的措施和建築,都是傾向男性的,缺乏對婦女的考慮。例如,區議員會鋪靚靚石仔路,卻帶來推車仔的女士的不便;而施政報告繁榮經濟的十大建設,都是來自拆卸和向外發展的男性頭腦,而帶來的也主要是男性就業,我們鮮有見到女性做紮鐵工。 婦女在政府政策永遠都缺乏一個獨立的角色,香港只有沒有家庭政策,而事實上婦女政策便是家庭政策,家庭政策沒有婦女,就連婦女政策內也看不見婦女。因此,阿靚有女性參政的需要。

現在的選舉和政府都是男人邏輯,女性的溝通、協商、集體性可能比現在的男人邏輯更接近民主。一個母親若有一個叻仔,一個頑皮仔,?不會只把食物給予叻仔,而不給頑皮仔。反而會放更多注意力予頑皮仔,同時也會解釋給叻仔知道她為何如此做。可是現在的政府把資源全給多叻仔,而把頑皮仔關進天水圍,只製造小部份成功,大部份的失敗。而區議員也樂得見到街坊變得因蠢、因循,依賴他們修路通渠,而少有與街坊商討或使弱勢的人融和社區。

阿靚本來本著排除萬難,沒有事可以阻到她的決心去參選 ,怎料卻被一個很性別的原因退選了。起初,她的母親和丈夫也反對她參選,亦曾經有對手對她參選的反映:女人參咩選?不如返屋企揍仔。但是她憑著決心也決定要選。怎料在選舉在即的時候,她竟然懷孕了。雖然她反覆在保護 BB和參選之間爭扎,但最後都以保護BB的安全而退選了。有人便提出:為何沒有讓孕婦參選的配套,可以一邊參選,一選量著血壓?性別和懷孕竟成了婦女參政的障礙。

甘甘去年成功當選灣仔區議員,雖然有不少人誤以為她是男性,但她實實在在是一個女性參政或是女性主義者參政。甘甘解釋女性主義是平等、尊重、立在別人的處境考慮和諒解。有很多人都對立法會議員失望,事實上立法會只能對政府說不,沒有大作為是正常的。但區議會卻不同,區議會每年手執幾十萬,在社區裏可作的多。

她分享到城市設計都缺乏性別觀點,例如修頓球場本來是一片修頓夫人買下,給予公眾使用的開放空間,但後來給政府劃做球場,而且只有足球場和籃球場,卻沒有女生喜愛的排球場和羽毛球場,使得球場大部份的使用者都是男性。而看台通道的設計都是在近球場的部份,女行人走過通道便會因覺得被男觀眾觀望而感覺不舒服。她在修頓球場的翻新工作中,提議改善看台的通道位置,使之置於看台的上方,而男女廁所的比例亦有合理的安排。而 50年代訂立的廁所比例是一個女的對三個男的,已經實不合時宜,她亦對在有關諮詢提出意見。

有婦女曾經對我說對選舉表示失望,不投票,也不期望議員能為婦女做些什麼。但聽過兩位參政女性的分享後,女性主義者/婦女工作者 /有性別觀點的人在區議會也能有所作為,為地區減少多一點婦女障礙。11月18日區議會選舉將近,作為選民的女性,或者可以對候選人多一點挑戰,給多一點壓力,投神聖的一票,使區議會的工作變得有性別觀點一點。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 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o view a copy of this license, visit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sa/3.0/ or send a letter to Creative Commons, 171 Second Street, Suite 300,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94105, US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