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還有誰相信中國有游行自由?

廣告

廣告

在剛剛過去的周末,全國各大城市均沉浸在一片早春三月的歌舞升平景象之中,日資超市里人頭涌涌,日式餐館內客似雲來,大街馬路上日本車大搖大擺地穿梳著,一周前還有成千上萬的人上街反日的盛景,現在不見絲毫痕迹。能在不到一周的時間內,把號稱要將游行抗議進行到五四青年節的反日浪潮撲滅于無影無形之中,這不能不說是共産黨的大本事。

兩周以來,英美的各大傳媒,無論左中右,對中國的反日浪潮的基本共識都是中國政府縱容的結果;東亞問題評論員們幾乎衆口一詞,指這是中國利用民族主義增加自己與日本談判的籌碼。但是出乎人意料的游行集會人數,狂熱的暴力打砸恐嚇行徑,還有關于互聯網、手機短訊等新科技不易被政府監控的討論,都讓這些以小人之心猜度我中華青年愛國熱忱的陰謀論一度看似站不住脚。在香港,有研究國際政治的學者以艱深的理論解釋反日浪潮背後國內不同層面上政治勢力的角力,也有對中國未來懷有無限憧憬的左翼文人以個人的勇氣和情操來推測國內同齡人的剛毅與骨氣,反駁仍以“舊思維”來看待中共遏止言論自由的評論。

但是現在看來,“舊思維”却管用得很。以憤青們的標準來看,到今天日本也沒有按他們的要求,作正式的道歉與賠償(姑勿論這些要求是否符合國際慣例),釣魚臺也依然懸挂大日本國旗,民間索償的官司仍然不被東京法院受理……甚至海外各地的華人團體也按原計劃配合國內同胞的行動,在紐約、東京各地走上街頭大聲疾呼。然而在這一關鍵時刻,國內的憤青們却全部偃旗息鼓,取消了所有在這個周末的游行計劃。中國愛國者同盟網的主管在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義正辭嚴地說“只要日本不認真反省,中國人民絕不罷休”落臺階,順便提醒一下大家他的阿Q精神。很明顯,人民日報要求顧全大局的社論,從北京派往各大高校的宣講團,還有公安部關于不得參加未經批准的游行的告示,以及隨之而發生的網站關閉,負責人失踪等消息,都可以作爲這個平靜的周末的注脚。

只是還有人會覺得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不是爲了轉移內部矛盾嗎?又或者示威游行不是官方在暗中指使?下次,當李肇星之流提起“中國人民的感情受到傷害”時,還有人會有道德顧慮嗎?我還想講,需要這麽狠地對待真誠相信愛國無罪的年青人嗎?又用得著一下子去到盡,讓九萬萬神州大地鴉雀無聲?做戲,爲什麽就不能做得真一些嗎?你叫以後還有誰會相信中國有游行示威的自由?

在英國還有十天就要面對國會選舉考驗的貝理雅,每天仍然被選民就兩年前參與攻伊戰爭一事質疑和抗議,每一次進出唐寧街和國會都無法避開一大堆聲討他的橫額和海報。看見中國政府幾天之內便擺平所有示威聲浪,他一定會無奈得不斷搖頭,自嘆弗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