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訪青年民建聯系列二: 你憑甚麼當上會長?

廣告

廣告

「我是一人一票直選選出的。」張國鈞今年三十歲, 是執業律師, 他加入民建聯僅兩三年, 郤當選了青年民建聯的會長; 在青年民建聯裡, 比他資歷深的人多的是, 副會長張瑞峰就曾經是全港最年輕的區議員, 黨齡七年, 一直活躍於沙田區。

張國鈞形容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屋仔, 中學畢業於屯門邊陲兆康苑的東華三院邱子田紀念中學, 之後在城市大學讀法律。讀書期間, 他對政治並不感興趣, 但會留意時事, 每天看電視新聞和報紙。在他的親朋間一直沒有民建聯的成員, 直至他工作後, 在灣仔參與社區事務才認識灣仔區議會副主席、民建聯中常委和港島東支部主席孫啟昌。在孫的栽培下, 他才進入民建聯, 並成為灣仔區的區議員。

孫啟昌在親中的陣營裡非常資深, 但一直保持低調, 與人為和, 並願意提拔新人, 所以深得黨內外的信任, 而在張國鈞口中, 孫是一個毫無私心的人, 一直給予他很多機會。當民建聯決定設立副政策發言人的制度培植新的接班人時, 張得到器重; 今年的立法會選舉, 張就加入了黨魁馬力的名單, 與蔡素玉, 鐘樹根, 楊位款, 李元剛組成了六人名單。

有貴人相助當然重要, 但張地地道道香港人的形象亦有助民建聯重建形象。一直以來民建聯都給人一個沒有主體的印象, 大大小小的事情, 中央說了便算, 它代表著中央的意志, 對於一個面對香港市民的政黨來說, 是一個致命傷, 而傷痕纍纍的民建聯舊核心, 已難以洗脫這個形象。

張國鈞則完全沒有親中的背景, 他與民建聯的關係, 看上去是一種自主的選擇: 民主黨在議會中太不負責任, 自由黨中每個人都要做大佬, 凡事斤斤計較, 商人味太濃… 最後他選擇了民建聯, 這種自主形象, 正正是民建聯的治傷良藥。

但究竟新瓶是否能為酒加添新的味道呢? 還是酒會反而變酸, 瓶子隨之生銹?

(待續)
[記者]領男、阿祖、阿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