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050505英國大選觀察III 報紙與政治

廣告

廣告

仿效西斯汀教堂以白烟作爲選出新教宗的信號,英國最暢銷的《太陽報》(The Sun)上周也在其總部的烟囪放出紅烟,呼籲讀者投票給以紅玫瑰作爲黨徽的工黨。大部分英國報紙幷不像香港的報紙那樣强要擺出一款看似公正持平的架勢,掩蓋自己的政治立場。相反,他們都通過向讀者明顯地表露政治立場,積極地影響政局。

 

昨天在英國與《太陽報》同屬澳洲報業大亨梅鐸新聞集團的《泰晤士報》(The Times)也表態支持工黨,不過希望保守黨可以做更有力的反對黨。但另一份是同屬梅鐸旗下,《泰晤士報》的姊妹報《星期日泰晤士報》,却在周日呼籲讀者投保守黨。梅鐸集團不再一面倒支持貝理雅,這個微秒變化背後的政治含義實在值得研究。

 

英國報紙的分類

 

在解讀這些變化之前,有必要先簡單瞭解一下英國報紙的基本情况。

 

從出版周期分,英國的報紙有平日報紙(weekday newspaper)與周末報紙(weekend newspaper)之分,例如同屬梅鐸集團的《泰晤士報》周一到周六發行,而《星期日泰晤士報》則每周日一刊。類似的情况是平日出的《衛報》(Guardian)與同一集團在周日出的《觀察家報》(Observer)。要注意的是,同一集團下的平日版與周日版報紙會有相近的特色,其采編人員却互不隸屬。

 

從讀者覆蓋面分,基本上英國報紙可分爲兩類,一類是面向中産階層、以報導硬新聞爲主的大報(Broadsheet),如中間的《金融時報》、偏左的《衛報》和《獨立報》、偏右的《泰晤士報》以及右翼的《每日電訊報》;二是面向普羅大衆,以報導軟新聞爲主的小報(Tabloid)。小報中又有通俗型與綜合型之分。如有數百萬銷量《太陽報》和《每日鏡報》(Daily Mirror)屬通俗型,覆蓋社會各階層的《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與《每日郵報》(Daily Mail)則屬綜合型。

 

從政治立場上分,長期而言,只有不多的幾份報紙有堅定的“黨性”。如《衛報》和《每日鏡報》,尤其是前者,長期以來被英國大衆視爲工黨的黨報;而另一邊厢保守黨的堅定支持者則是《每日電訊報》。除此之外,其它報紙事實上都在不同程度地迎合民意調整自己的立場,最明顯的就是梅鐸旗下的三份報紙,其中尤以《太陽報》爲甚。

 

報紙政治立場背後的政治與民意

 

有觀點認爲,在整個戴卓爾、馬卓安年代都是支持保守黨的《太陽報》,在1997年改爲支持工党貝理雅是工党返回唐寧街的其中一個决定因素,原因是梅鐸認可了做出重大政策轉變的新工黨。當然,擁有超過四百萬英國讀者的《太陽報》影響力不可小看,但報紙的觀點與讀者投票的取向其實是鶏與鶏蛋的問題,故也有學者認爲《太陽報》在97年轉投工黨也只是跟隨主流民意背弃保守黨而己,否則它自己也將失去讀者。

 

如果循這一角度,加上對不同報紙的讀者覆蓋面的分析,梅鐸集團三份報紙的取態便透視著一些微秒的政治利害關係。明確地挺工黨的《太陽報》的讀者主要來自勞工階層,對于這些讀者而言,工黨執政八年來失業率低,社會保障(如NHS)比保守黨時期要好,只是伊戰讓人有些不快,沒有理由改投同樣挺戰的保守黨。對于《泰晤士報》和《星期日泰晤士報》而言,它們的讀者主要是的中間偏右的中産階層,經濟是他們的首要考慮,加上保守黨也還未完成新老交替,投工黨相對保險。但對于工黨可能加稅,且將可能繼任首相一職的財相白高敦是傳統左派,都使他們不太放心。于是,對于中間偏右的人而言,一個實力增强的保守黨反對派既不會對現有經濟有大的衝擊,又能牽制工黨可能出現“返左”傾向,最符合他們的利益。

 

如此一來,這兩份姊妹姐看似回异的取態便有一個事實上非常合理的解釋。民主政治下政府不能直接控制民意,傳媒的一攻一守和政黨的予取予奪更顯得耐人尋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