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見雷伯 (文╱阿島)

廣告

廣告

我看見雷伯
文╱阿島

事情從來不算開天闢地。在深水埗元州街興華街一帶重建項目,既非這城舊區拆卸大計的初始也遠未到最後;街坊的抗爭語言清新活潑,其實也是有所承延,所謂「快樂革命」也曾見諸於利東街和皇后碼頭運動之中。

這次展覽就發生在灣仔,一個當初H15 關注組也辦過令人難忘的「整整一條利東街」展覽之地:攝影師將每棟建築物攝下,然後經過龐大的相片調校工作,整條利東街延開在展場上,它不立體,比起購物區的廣告板不算龐然,它的真實也不是絕對,但仍然震撼——利東街就在展場毗鄰,而展場裏竟然有人花這麼大的氣力去說明維持一條街道完整之必要,與美。我因而明白,躺在利東街上的真實建築,對城市裏的人來說已完全失去繼續存在的說服力。

又一次,我看見那種力氣。利東街關注組把建築物放大,深水埗放大的是人。十八幅三米多高的畫,一張畫一間舖,門前是該戶人,文字部分是他們自述的故事。幾年努力,街上展覽、「落區」的記者、《重建.重見》等書,已為逐家逐戶立下庶民傳。

他們的故事仔細得可說離題:文具店老闆會在人群前細數自己曾是小號手、救生員,人們問他今天還會吹小號嗎;他們道陳年情事;又或在自許「我貼嚮玻璃樽上嘅招紙冇人夠我貼得直。」「相比喜帖街的『特色』,深水埗像平常人家,沒什麼特別。」

一位參與者說。深水埗抗爭不算是一次搶眼的「招徠」,不符合政府的古生物學和古蹟要求而留下,也因此成就一場更根本的價值觀的詰問:一個人,一間舖,一種生活,有時比你的溫暖和歷史更長,也或僅此而已。她╱他們在維護,你懂不懂尊重?

照片裏,筆直站在中間的叫雷伯。他不是舖戶,不會弄花牌,沒有研製出老字號醬油。他是一名「一開始就在那裏」的住戶,從內地來港的知青,家裏沒什麼家俬書就有很多。他令我想起在利東街樓梯口賣手飾的may 姐,她也不是弄喜帖的,更沒有正式的舖。趕走他和may 姐,不會令某種傳統工藝絕種,不會令「特色」的空間消失。但他們是那種「我手上沒有籌碼,有的就是價值觀」式人物,為抗爭輸送神奇能量,雷伯冷靜may 姐激烈,在警察官員面前毫無懼畏。而他們也在落寞中簽紙同意離開,之後繼續回來支持。

罵他們簽下同意書顯其自私偽善的人相信更多,因為誰能夠容忍,這份堅持好像毋須付上「無法生活」的代價?但,他們都會活下去,你在他們身上看到的另一種價值觀,會在這個社會繼續流淌。

(明報 2008-03-11世紀版D04)

離 不 開 . 深 水 活 起 社 區 圖 畫 故 事 展

日 期 : 即 日 至 3 月 31 日 ( 11:00am-8:00pm )
地 點 : 灣 仔 軒 尼 詩 道 302-308 號 集 成 中 心 集 成 畫 廊

3 月 份 展 覽 活 動 預 告

自 編 自 影 皮 影 戲
日 期 : 3 月 23 日 ( 3:00pm )
紀 錄 片 放 映
日 期 : 3 月 29 日 ( 7:30pm )

查 詢 : 9421 6235 ( 黃 先 生 )

更多消息 請到

舊區更新電視台:深水埗k20-23重建區台
http://sspk2023.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