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我的六四故事]:我的六四故事

廣告

廣告

89年六四事件我所知甚少。一來自己年紀尚少,對新聞沒有多大的興趣;二來我當時身在中國內地的農村,對外消息一直貧乏,不過後來聽爸爸說,他與媽媽整夜在收聽香港電台的新聞,因此可以了解這件事的發展(不知什麼原因當年可以收聽香港電台)。對於一個十歲都未夠的小朋友來說,這些事都不是什麼大事,而身邊的人包括父母亦沒有向我提及此事。後來,香港的表哥回鄉,帶了一本柴玲的專訪,媽媽知道了害怕得嚷著要馬上燒了它。我不知柴玲是什麼人,不過相信這本書一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祕密,不然媽媽不會這麼緊張。於是我靜靜將它收起來待所有人忘記了這本書才拿來看,當時的我似懂非懂地看完了,由於不可以向任何人講及,所以到現在你問我有關內容我完全記不起。

來到香港後的確有了許多機會接觸六四事件,不過很奇怪,雖說六四事件是大是大非的事,學校每年到這天都是若無其事。早會上,訓導老師依然為著同學的衣飾問題在喋喋不休,沒有人提及六四。有同學主動在學校向同學派發有關六四的小冊子卻遭到校方的阻止,原因不明;而同學亦似乎沒有太大的興趣。可能大家身邊的人都很少講啦!入到大學之後,我主動走到圖書館找六四的資料來看,不看還好,一看我不敢再看,實在太恐怖!我第一次參加六四晚會,看到在場有不少平日少見的小團體在努力籌款,而一向喜歡議價的香港人都慷慨就義。雖然事情過了那麼多年,但依然有這麼多人風雨不改每年出席六四晚會。我答應自己了解多些當年的事,同時為保存一個仍然可以記念六四的空間而努力,讓故事不斷寫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