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賣國容易愛國難?

廣告

廣告

   「六四」遊行的人數創新低後,本以為曾蔭權可藉着參選特首,獨佔上周的鋒頭,不料半途殺出個「程」咬金,不但為未來特首添加了「包袱」,更使前晚的維園集會多了個「藉口」。

  近年為新加坡報紙工作的香港資深記者程翔在內地被拘留了五個星期後,直至上周事件曝光,外交部方證實程遭到審查。當局稱事件與趙紫陽,亦即所謂出版禁書的事無關,而是程「近年」為「境外情報機關」到內地工作、「收取大量間諜費」,證據在握,而程亦已「供認」。

  對於此案,港府在堅持「一國兩制」、尊重內地法律下,昨天終於通過親政府報紙透露,警方已轉告程翔在港的妻子劉敏儀,其夫被國安局扣查,但未說明原因。

辦案手法惹質疑

  至今為止,程案一如以往的涉外政治問題,處理方式與外交部強調的「依法」辦事頗有差距。審查的過程是否超逾法定拘留期限、有否及時通知事主家人、是否主動公布案情等基本權利,均受到質疑。程妻深知高調不一定有利,但由於長期寢食不安,最後仍只好把問題擺上桌面。人們會問:程妻若繼續背人飲泣,內地是否就當作沒事?

  至於間諜的指控,了解程為人者無不嘩然。程是「火紅年代」身體力行的「國粹派」。畢業於精英年代的香港大學,卻甘冒社會冷眼,以市場薪水一個零頭的報酬,去背負《文匯報》的十字架。後來雖然因為同情「六四」而脫離這份官方喉舌,但愛國之心不死,至今一直透過新聞工作,促進開放改革、和平統一。他追求民主,但不親美英、反對分裂,很難相信他會為西方或台灣民進黨政府搞情報。僱主新加坡又不會要他去得罪中國。實在想不出,他會為何方神聖當間諜。

  程妻周五致中央第一把手胡錦濤的公開信嘗試解開這個謎團。程妻認為,程可能因為在工作上獲悉中央的內部資料,例如在電腦裏存有胡對內的講話而出事。原因是提供資料的中國社科院研究員陸建華及其同事陳輝先後在四、五月間被拘查。但程妻強調,有關資料是陸去年來港為胡摸底時,程為其約見政界領袖,陸因為工作需要而透露的;而且,她與夫婿就港、台問題對中央所作的一些建議,包括重用曾蔭權、邀請連戰和宋楚瑜訪問大陸,如今均已落實。換言之,程的確得悉機密,但並非為了賣國而是愛國,而且有關工作為國家作出了貢獻。

「愛國沒有好下場」

  這封公開信極具震撼性,但是否有助於解決問題,有待觀察。當局可能認為,不論原委,非正式地取得機密即已觸犯法例。即使現在不追究,程若今後不夠友善,仍有可能被「依法」倒算。此外,雖然既報國又賣國者絕無僅有,但在法律上不能以功抵過,程妻除了為丈夫提出有利的證據,還應公開反駁間諜的指控。

  公開信即時的後果是強化了「愛國沒有好下場」的心理。程翔以「鍾國仁」為筆名發表專欄的《明報》,上周二刊出《文匯報》已故社長李子誦與「六四」後追隨他辭職的一眾愛將的合照。其中與內地有麻煩的,除了為香港法輪功出頭的簡鴻章,現在又多了程翔夫婦。

  與此相比,更不幸的是《大公報》姊妹報《新晚報》當年的總編輯羅孚(承勳),以及自香港回國報效的哈佛大學法學博士黃賢。開放改革早期,兩人以竊密和間諜罪,在京羈留逾十年。案情至今不明不白。事主賠上了青春,國家賠上了形象,所有人都是輸家。程翔出事後,作家白樺在傷痕文學《苦戀》裏的名言「你愛祖國,可是祖國愛你嗎?」再度成為口頭禪。處理涉外政治案件時,暗裏拘留、遲疑不決、罪名嚴重、反彈強烈、悄悄放人、不了了之的習慣一天不改,將繼續成為中國人權記錄的焦點。

  末代港督主政期間,香港有兩名記者遭內地控以竊密罪:九二年的《快報》(現已停刊)女記者梁慧珉被扣留了數天;但九三年的《明報》記者席揚可能因為原先由內地移居香港,被監禁了三年多。回歸後,香港記者北上採訪時偶爾遭到扣查,但通常即日獲釋。被控竊密而長期扣查以程翔為第一人。

  梁、席兩案在中英鬥爭的氣氛下,引起廣泛關注,但與程案震撼的程度不能相比。程翔三十多年的愛國資歷、《文匯報》「六四」諸君子的地位、在香港政界和左派裏的人脈、在北京多年的關係、與深具影響力的港大同窗的交情、作為「外國記者」予西方同行的同病相憐感,甚至目前國際上針對中國的氣氛,均成為辦案時的考慮。

  程翔獲得無比的同情,除了社會政治因素,也因為人緣好,正直、真摯、淡泊名利。我初出道時,與程的一個港大「國粹派」死黨是同事,經常聽後者暱稱程為「光頭飛」。我當時隸屬的左派文化機構或因「領導」個人的選擇,親《大公》而遠《文匯》,故當時與程僅屬點頭之交。直到現在大家都離開了左派後,方拜共同朋友之賜,見得較多。但處境不同,雖然是半個同行,談生活遠多於政治,更不過問工作上的事。

  要全面說明程這個人,除了戇直,還得加上「為食」。饞嘴是他的死穴。每逢有飯局,不論是吃法式火鍋fondue、咖哩還是有機農場的清茶淡飯,他都叫好。年初與友人去他的歸園田居拜年,發覺他家的零食層出不窮。後來才明白程翔「別有用心」。由於體重超標,雜食受太太管制,於是借款客之便以「自肥」。程太好客,只好在旁苦笑。同樣有趣的是,程待客的零食大都來自兩岸三地,不知是否與愛國有關。

何必「自製」異見分子

  程翔夫婦有陶淵明的影子,以村屋為家,享有三面無敵的田景,閒來以打理院子、後山遠足為樂。最擔心比鄰的農田蓋房子,擋住視野。逼程翔當間諜大概只有一個方法,用美食和田園為要脅。

  程翔超重加上工作緊張,確有高血壓之虞。有一次與他談起做運動,得知他定期游泳,但不能用跑步機,因為頭暈。我沒有問是因為履帶轉動導致目眩還是心臟負荷所致。但人到「後中年」,須格外留神。他若能及早返港,大概也是為了「保外就醫」。但程自問愛國,恐怕不甘於背着間諜的嫌疑離境。當初黃賢也是因為類似的執着,在內地羈留了很長一段時間。

  我相信好人有好報。香港會否因此而增添一批異見分子,關鍵在當局手裏。

崔少明

信報財經新聞    
2005-06-0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