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國際

伊朗「紅色烈火」──伊朗總統大選前夕見聞

廣告

廣告

之前多項民意調查顯示,這次選舉的投票率可能不足五成,打破歷來最低的紀錄。但這不代表完全對選舉不聞不問,剛剛相反,在選舉前夕,平時只會舉行官方反美活動的革命大道,居然出現了像英國海德公園似的公眾政治論壇,蔚為奇觀。而更有趣的是,中國成了反民主派的最佳模範,用來駁斥改革派青年。

臨近選舉這一星期的黃昏,德黑蘭革命廣場對開的革命大道出現了許多穿紅色背心的青年,他們拿覂一涉涉傳單和海報,穿梭於行人路中間。其他候選人不是沒有派傳單,但都只會靜靜地派,不會跟途人爭論候選人的政治見解。筆者曾詢問一名替保守派候選人larijani派傳單的青年,為何我要支持larijani,他望覂我呆了兩秒,好像不預期會有人詢問,然後以「這很難在這裏說清楚」搪塞過去。

反觀那班紅衣青年就像一把把烈火,到處燃點。他們每在一個地方站定後便開壇說法,什麼是民主 ?民主與伊斯蘭教義有沒有衝突 ?為何伊朗在哈塔米之後繼續需要一位改革派總統? 說覂說覂,二十多三十人便會圍聚起來。很快民眾便分成三個集團,支持「紅衣烈火」的改革派候選人為一派,露出襯衫尾、扣好襯衫頂鈕的宗教保守人士為一派 (這種穿襯衫的方法是他們的標記) ,還有厭惡政治厭惡改革派的不投票派。

很快,二十多人的大圈子便分成幾個戰場,「紅衣烈火」和其他莫因的支持者成為圍攻的對象。有扣襯衫頂鈕的宗教保守青年覺得義工的話褻瀆了伊朗官方對伊斯蘭的詮釋,大動肝火,差點兒動口兼動手。亦有不投票派的人舉出反對哈塔米的官式答案,說「你們這班改革派光懂說不懂做,難道民主可以填飽肚子嗎 ?」當一名改革派中年人激辯民主是發展經濟的基礎時,他的對手回了一句 :「那麼中國呢 ?」中年男人登時舌結,說中國是個例外。

被憲法監護委員會取消了總統候選人資格的改革派領袖 yazdi接受筆者採訪時表示,伊朗保守派想學中國式的發展道路,就像邯鄲學步,人家的學不到,到頭來自己怎樣行路也忘了,不如老實地回應改革派的訴求。「伊朗的保守派怎學中國呢。人家中國放下了意識形態包袱,本身亦沒有像伊朗那樣嚴謹的社會規範。如果他們學中國放下道德包袱,他們的支持者也不會接受。」

不投票派的態度其實最曖昧,他們一方面認為改革派全部只得一張嘴,好像打倒了民主肚皮就會填滿,但你確實地問他支持什麼,他又只會撒賴地說不相信任何人。他們絕大部分在八年前都投了哈塔米一票,現在卻為到有人還這麼熱心地支持民主改革而憤怒,要全世界跟他們一樣將理想幻滅。另一班則又重複地指出什麼民主社會開放到頭來都是美國消滅伊朗、消滅伊斯蘭的陰謀。

每個論壇當爭論了十多分鐘後都會有些神秘便衣人出來驅趕,但趕不了多遠類似的人又會再聚起來,就這樣一直罵到晚上九點天黑。令人欣慰的是,討論三方都沒有動過手,伊朗有這樣的烈火一代,無論改革派是不是能保住總統一職,開放社會、打破政治經濟壟斷的信息還是會傳揚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