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綠色力量與迪士尼的愛恨纏綿

廣告

廣告

走過地下鐡,看到綠色力量的籌款廣告。本來秋天就是各大民間團體的籌款旺季,有毅行者助學長征和小母牛等,目不暇給。綠色力量的廣告最吸引人的,竟然是迪士尼成爲了首席贊助公司。

記者依稀記得當年政府決定通過迪士尼建遊樂場時,香港大部分環保團體都以破壞生態的理由反對。因爲慧科新聞搜查的時限限制,記者無從翻查核實綠色力量對興建迪士尼的立場。

可是,公衆應該記憶猶新的是去年遭環保團體揭發迪士尼在興建過程中使用非法挖掘東湧河的自然卵石,嚴重破壞東湧河自然河道的人爲生態災難,正是衆多環保團體批評迪士尼對生態破壞的又一例證。

在環保運動對迪士尼的持續批判中,綠色力量竟然高調的以迪士尼作爲首席贊助公司,不禁令人懷疑綠色力量究竟在做甚麼?

記者再嘗試通過慧科的新聞搜查,翻查迪士尼使用非法挖掘東湧河的自然卵石的新聞。記者大爲驚訝的是,原來揭發迪士尼使用非法挖掘東湧河自然卵石問題的就是綠色力量。

2004年1月11日的星島日報報導綠色力量在2003年12月三日揭發「偷石」醜聞。「綠色力量」科學及自然護理總監鄭睦奇質疑,若非迪士尼方面指出有關石頭「適用」,有關人等亦不會動手挖掘石頭。

2004年6月30日的東方日報報導當初揭發有人為興建迪士尼樂園的人工湖、在東湧河非法挖石的綠色力量行政總幹事文志森指,歡迎廉署的決定,又指事件曾令東湧河乾涸,美麗的河流如同爛地盤,廿種淡水魚消失,河流本屬大眾,起訴各人總算是還市民一個公道,現東湧河情況正在恢復中,約有三至四種淡水魚回歸,相信須一至兩年才可完全恢復。

綠色力量除了揭發迪士尼使用非法挖掘東湧河自然卵石問題外,也高調關注迪士尼樂園和其他大型工程對附近環境的生態影響。2003 年1月25日明報報導據綠色力量行政總幹事文志森稱,迪士尼樂園影響附近生態的高危期已過,因為最初他們擔心填海工作時,要淨化舊日的船廠遺址的廢料、重金屬及化學物質流往四周的海域。由於這方面的工程已告一段落,現時要擔心的,反而是迪士尼樂園在正式興建時,因工程產生的工業廢 料能否得到妥善的處理。另外在這工程的計劃中,會由內地移植大量樹木到迪士尼樂園,這種生態上的變遷是否有影響,例如會否對現居竹篙灣、全港僅有數十對的白腹海鵰造成影響,則還未能預測。最後是迪士尼樂園正式啟用後,在營運時所產生的垃圾會否得到妥善處理;及放煙花後廢置的化學物質對四周的環境所造成的傷害亦叫人擔心。在2004年1月8日成報報導繼赤角機場、迪士尼樂園、港珠澳大橋後,港府又計劃在大嶼山興建新貨櫃碼頭及物流園,綠色力量行政總幹事文志森擔心會影響附近聚居的中華白海豚及大蠔河內大量淡水魚的生態。

由此可見,綠色力量一直是高調的以監督迪士尼樂園的生態問題為己任。到現在卻高調地收取迪士尼樂園的贊助。這不禁令人懷疑綠色力量在以後的工作重點會否放棄監督迪士尼,以至在監督迪士尼時能否維持獨立自主的立場。

在環保運動中,破壞生態的公司企業試圖通過經濟贊助來影響民間環保團體的獨立性是永恆的誘惑。環保團體能否潔身自愛,只有考驗環保團體的會員和成員的道德和勇氣。

僅希望綠色力量不會成爲破壞生態的公司企業的綠色粉擦力量,Green-wash Power!

民間記者/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