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直擊首屆亞洲拉子影展(四):亞洲拉子各自各精彩

廣告

廣告

中港台華人世界的差異

比較中港台三地的拉子影片,台灣可謂走得最前,作品及題材較豐富多元,中國大陸卻才剛起步,香港則在兩者之間。步伐上的差異反映三地同志可見度的高低,以及性別或同志研究的論述對當地文化影響的深淺。

台灣拉子影片題材較多樣化,有風格迴異的劇情片如《向日葵的聲音》、《生命天使》,有喜鬧劇《101種遇見你的方法》,有強調自我尋找的《找/我》,也有挑戰性別規訓及體現身體政治的《吾髮吾天》及《叫凱的女孩》。 

《吾髮吾天》巧妙地從髮型討論帶出許多社會議題。T(台灣對TB/Tomboy的俗稱)要束短髮原來一點也不輕易,小時有「髮禁」或校方規條,長大後連髮型師也來干涉你的「頭髮自主權」,最後要找老媽剪頭髮才最穩當。在談笑間,讓人深刻體會到性別規訓的壓迫感。在三地中,台灣的同志文化發展走得最前,但偏有許多代表保守力量的法制規條與之抗衡。《叫凱的女孩》亦以剃髮作為叛逆的標記,然而這場抗爭是痛苦而矛盾的,既要叛逆傳統家庭概念但又在期昐回歸家人的懷抱。

香港的拉子影片側重個人感情探索,社會意識不強,即使涉及社會性議題,亦內化成主角的性格特質,較少直接挑戰社會規訓。《遊園地》是輕鬆甜美的愛情小品,兩個女生一面重遊香港,一面繞園子試探對方,徘徊在朋友與情侶之間,關係樸朔迷離。《我們是這樣的酷女》紀錄兩位女生與大自然作毗鄰的生活片段,雖然以家庭攝錄機拍攝,但對大自然的觀察細膩,有不少教人驚喜的鏡頭,然而當其中一位主角提到同性戀者可較異性戀者不受婚姻或承諾束縛時,卻顯得她們對性別研究的認識薄弱。

吳詠琪的兩部短片調子均較沉鬱,《留守……逃走》是關於一名患上憂鬱症的女生和她的伴侶的故事,《一個人》是一個女生探索自我、肯定自我的歷程。兩部片都著重自我內心的爭戰,如何面對自己或愛人,以至進一步戰勝自己,當中隱約感受到社會壓力被主角內化成種種爭扎,但影片卻未有正面挑戰這些社會問題。

來自中國大陸的兩部拉子紀錄片,主要展現女同志的平凡生活,目的是希望觀眾把拉子視作普通人看待,相較港台兩地,議題處理上比較簡單,但令人可喜的是內地拉子也不再沉默了。當中《別樣女孩》尤其清新可喜,一群二十出頭的拉子坦然地在鏡頭前談感受,她們從網路上結識,互相關懷扶持,視彼此如同自己家人,同哭同笑,那份姐妹情誼溫馨動人。

在影展的一個專題課程上,討論了三地的家庭觀念。在中國內地,可能多是獨生子女的緣故,婚姻壓力最大,九成的男同志都結了婚,不少男同志更在女同志網站上徵求假結婚對象,甚至有兩對男女同志研究怎樣可讓四人住在一起,組織另類家庭。據了解,中國法律中本來並無明文不許同性婚姻,然而最新的結婚法卻定明同性不可結婚。香港女性較多享有經濟自主能力,婚姻壓力較低,但社會卻給予單身女性不少污名,如「老姑婆」等。

在華人家庭內,「知道但不說穿」仍是不少父母對同志的態度。到底可怎樣改變父母或處理跟父母的關係?一位觀眾提供了有趣的建議,在未出櫃前,她花了五六年時間不斷在父母面前播放一些同志或跨性別議題的電影(間或重複播放),然後與父母討論性別或同志話題。她說,不要少看父母,與他們多溝通,給他們「學習」的壓力。

日韓式幽默諧謔

影展共放映了日本導演iri的三部短片,其作品特色是短少精桿,刁鑽生鬼,但當中卻蘊含對社會規訓或主流思想的叛逆性,是幽默地起革命。《煞到你》及《巧克力》都是愛情暗示及表白的小品,但前者挑戰異性戀影片與拉子影片的主流或邊緣性,後者一方面玩味直男人對拉子/女人的慾望投射,一方面例置了主流的「變態」概念,片中的直男人不斷和他不愛的女人做愛,卻又搜集暗戀丟棄不要的垃圾以解單思,看來頗「變態」,反顯得片中的拉子可愛和「正常」。《做愛後拉子不憂鬱》是iri最長的一部片子,既有不易處理的大胆情慾片段,亦質疑了愛情與友情之間的界線,做愛又是否兩者的分水嶺?做愛後的憂鬱是苦惱如何釐清兩人之間的關係,是探討複雜感情關係較深刻的一部片子。

另一位日本導演Kazuyo的作品《無時無地之境》回歸個人化的爭扎,拉扯於表白與不表白之間,矛盾的是既渴望遇上理想對象,卻又恐懼想像與現實的差距,而要以「即使遇上了也沒有時間/空間談戀愛」來安慰自己。看似簡單的故事,卻加插了奇幻迷情的段落,賦予愛貓不一樣的奇特想像。

雖然韓片《我好的很》及《慾來慾愛你》都對傳統家庭觀念作出了深刻的批判,然而個人偏好既胡鬧又叛逆的《妙用棉條樂無窮》。全片屬爆笑之作,女主持一本正經地介紹衛生棉條的妙用奇方:衛生、自慰、以至拉子情趣用品,既戲謔流行文化的庸俗,又挑戰社會規訓與法律對假陽具的禁制,幽默地以小小棉條作抗爭。

菲律賓拉子的苦與甜

菲律賓雖是天主教國家,但對同志卻較寬容及接納,然而貧窮、性別權力、性暴力卻成為對拉子的最大壓迫。菲律賓的拉子劇情片都同時反映著深邃複雜的社會和家庭問題,教人心酸難忘,然而菲律賓人總有一副樂天派的特質,即使在最困難處境當中,卻還是對未來有著樂觀的期昐。

《查某人》追隨兩位拉子的成長經歷,兩人自少便長期活在家庭暴力、貧窮及性暴力之下,即使是外表看似剛強的T也無從保護自己或愛人,片中更道出了T找工作的困難,她既不是男人難擔當男人的工作,卻又偏不像女人而不能當女人的工作。在性別權力不均及缺乏經濟自主能力下,拉子成為最被邊緣化的社群。片後才知道導演只有二十二歲,真的嚇了一跳,因影片涉及的社會議題如此複雜難纏,從沒想過導演竟是這般年輕。《窺》是關於一個正值青春期的男生偷窺母親和她女友做愛的故事,是意料之外的情節,卻又是意料之中的複雜家庭關係。

紀錄片《菲律賓女同志運動紀實》卻顯得喜氣洋洋,菲律賓女同志組織Prolesb努力連結低收入女同志,為她們爭取權益謀福利,同時積極投入社區服務,與非拉子社群建立伙伴關係,菲律賓拉子社群的團結熱情可能是亞洲其他地方所不及的。令人「駭異」的是Prolesb組織人員居然可在會員的工作地點自出自入,顯示出菲律賓拉子多可在工作崗位上公然出櫃,當然亦可能因其大部份會員均TT樣的緣故,但亦反映出菲律賓拉子可能較少因性傾向而遭歧視,反而因貧窮及女性弱勢地位所承受的壓迫更大。

影展另有一專題課程探討移工拉拉的生活面貌,即菲律賓外勞中的女同志,講座上放映了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提供的《T婆工廠》紀錄片片段。聽說協會拍了數十小時的片段尚未完成剪接,該片將是下屆影展熱切期待的作品之一。一家僱有一百二十多名外勞的工廠面臨倒閉,協會接手處理個案為外勞爭取福利,卻意外地發現傭工中約有二十名女同志,而且一雙一對,甚至公開作愛的宣言,於是協會工作人員抬起攝錄機拍攝了七對情人的狀況。

因為公司倒閉,外勞要找新公司工作,於是她們在沒有英語翻譯下在拍賣場上被敗賣去,拉子情侶遭拆散,更糟的是新工廠分派的工作並不適合女性擔任……盡是外勞的辛酸故事,「用完即丟」往往是外勞被看待的態度。

外勞拉拉的狀況又如何?據協會的吳靜如稱,外勞拉子較多選擇於工廠工作,而較少為家庭傭工。很多外勞拉子都是已婚有孩子的,有些跟丈夫沒有感情但又不可隨便離婚,便選擇外出工作。拉子中T婆角色分明,T通常自少便是女同志,但婆卻多是來了台灣才跟女人在一起。外勞出入多受限制,因為僱主擔心她們懷孕,於是工廠宿舍的鐵床反而造就了一段段拉子情緣。

 

相關文章:

直擊首屆亞洲拉子影展(一):揚起亞際的一道彩虹

直擊首屆亞洲拉子影展(二):《寧鳴不默》

直擊首屆亞洲拉子影展(三):女同志們齊來好色!

直擊首屆亞洲拉子影展(五):其他講座雜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