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陳昌敏: 安置區內的老人家

廣告

廣告

濛濛的天幕拉下來

只剩屋簷懸著幾盞橙黃的燈

破衣晾在空地上

任頑皮的晚風嬉弄

斷斷續續的蟲鳴

又撩起那馬纓丹獨特的氣味

黑暗趕先髹進了房間

髹進了他的心間

卅多年炮火連天大陸

卅多年來被壓在貧窮的巨輪下

輾轉哀鳴

像幕幕苦情戲啊苦不堪言

死去了梁醒波, 老去了的新馬

半生為牛為馬

乾癟的咀吧想話點甚麼

但最後, 連瓶裡的雙蒸也乾了

顫巍巍的手往床上摸

摸不著

一聲聲啜泣

遂悶在被窩內

等待牛頭馬面破門而入

等待第二幕與他無關的

叫「黎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