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冰封的蟬

廣告

廣告

冰封的蟬

炎熱總是依依不捨,
幸好,
在晨早的台灣新聞中,
看見一條晶瑩通澈的冰條,
裡面埋藏了一片翠綠的竹葉。
好禪,
好蟬。
令人想起古遠化石中的昆蟲。
一個凝住的時刻,
是否在冰河時期,
還是明日以後?
還是連時空也不在了,
只餘下一頁冰涼。
還有青得脫俗的竹葉尖,
鋒銳無比,
彷彿一下就能破冰而出,
只是甘心留下,
甘心留下。
在寒冰的凝固中,
府首就範,
就這樣默默地進入冥想,
直至一個嚐冰的人的來臨。
在灸熱的雙唇間溶化,
無奈地再臨人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