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我們在維護一個老去的宗教?

廣告

廣告

自由派基督徒留言版上一個很有意思的討論

談到信仰的僵化和更新的可能,信仰作為符號跟現化人的意義

http://www.armbell.com/forum/viewtopic.php?t=1830&mforum=liberalhk

半邪:

前些兒思想一個問題:
當我們讀神學歷史時, 看見基督教在不同時期的時代背景中去回應(自由派的出現也離不開他們對當時的回應), 問是否我們用我們的理性, 聰明, 神學, 哲學, 釋經去維護一個二千多年前的信仰, 整個神學在時代中不斷的轉移, 以回應/適合那一個時代, 是我們去護教, 維護一個已死的宗教, 一個很老很老及而需要我們去維護的上帝及基督教.
Crying or Very sad

維記:

這也不獨是基督教,以至其它宗教,而是所有文化都會同樣面對的問題:
我們為甚麼為一個已遠去的如中國文化不斷去讓其有時代性的意義呢?

其中一個可能是,因為它的確成為了我們生命的一部份,
與其說是我們選擇要維護它,不如說由於其存在並構成了我們生存的一個重要部份, 使我們需要不斷與之一起成長,以致讓我們的生命因著這遺產(heritage)活得更有意義。

clement:

僵死的只是扼殺生命力的傳統主義、保守主義,
但符號本身卻可以是活的,
問題在於符號與使用符號者的關係。

其實,「語言」本身同「信仰」一樣,都是一套「符號系統」。
「符號」這裏是取廣義,甚至人本身就是「符號性、象徵性的存在」。
不同符號之間發生意義關聯。
如果執死了這些意義關聯,
那麼舊有的符號系統本身就不能再容納新的經驗,
甚至桎梏人的心靈,妨礙其成長

「我」這個符號,如果只是過去自我經驗的總和,
但卻封閉起來不再容納新的經驗,
這個「我」是僵死的,是產生精神疾病的。

一套哲學,一套宗教,一套符號系統,一套價值觀,
能夠影響人類二三千年,
除了具備某些歷史-政治的優勢之外,
還可以合理地相信,
其中許多符號都與人類緊密相關,
反映出人類的各種關懷。
這不是說,一切符號都是好的,例如「男高於女」的觀念,
儘管反映了古代以來的尊卑觀念,但在現今看來,卻是不可取的。......

所以,我認為,要維護的,不是這個「符號」本身,
而是符號所承載的人類過去經驗和智慧,
我們要去蕪存菁,不是盲守傳統。
起碼可以做的事情是,對傳統的解釋進行新的解釋。

這樣才是萬古而常新的生存之道吧。

廣告